• 我这人其实没什么处女情结,只是跟非处总是八字不合,能发展到上床的总是处女。可能这也是我魅力不足的问题吧,入不了有阅历的女人的法眼,唉。第一个处是我大一的女友,同班同学。第一次见面还是刚开学看见她和室友
  • 老婆第十个婚外男人 2022年9月3日4日,老婆连续两天给我戴了两次绿帽,我兴奋刺激,激动万分,迫不及待的跟各位网友分享我的心情。 最近我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力不从心,而老婆的欲望却越来
  •                 二十七 下班以后我没有回家。 这是我第一次在能回家的情况下夜不归宿,九点锺的时候我还留在季然的病房,娜也在,她明显是不放心我和季|身体,阴茎,镜头,看着,让我,我就
  • 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原因都一样,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原因。」 我离婚以后,独自搬到学校附近的一栋公寓大楼内。 我离婚的原因,大概我都在「熟女网爱记」内|让我,男人,自己的,女人,我是,文章
  • 人生变幻,世事难料,年少时我们总是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可是又有几个能拥有无限美好的未来呢。年少时的梦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破灭了,烟消云散了。大部分的我们在经曆了风风雨|婶子,我就,让我,女人,少妇,我是
  • 男人在世除了吃喝睡之外,显示人生过得好不好,过得潇不潇洒,莫过于在性爱方面得到的多不多有关係。有权,你可以玩弄女人,有钱,你也可以玩弄女人,当然,即使你没有权也|肉棒,让我,在我,声音,感到,身体
  • 近来老婆怀孕,性生活基本靠手,本人从事IT行业,身边的女人少之又少。偷情一直是小弟最大的乐趣。以前老婆没在的时候曾经偷情过2次 但都是乳臭未乾的小姑娘没什幺味道|这时候,亲吻,抱着,让我,使劲,鸡巴
  • 从我小学生的时候开始,我就很讨厌我二腿之间的那个神秘地带。 湿润的地带有看起来皱摺不堪的二片肉壁,尤其是那令人生厌的红色,在在的都显示了令人厌恶的感觉。 虽然那|性器,让我,我也,插入,精液,快感
  • 新婚不到一年 外子就接到出差到国外当主管的命令 而且一去就是三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而我也只好乖乖当个家庭主妇 那一天 忙完一个上午的家事 吹着冷气 转着无聊的电视|保险套,让我,睡衣,感觉,我也,老公
  • 在公车上捡到一只掉了的手机,因为不晓得是谁的,而我坐车的方向是往我家的,根本没办法带到车站的失物招领处,最后只好把它带回家。还没到家,手机就响起来了,我想应该是|的人,让我,感觉,机车,肉棒,把我
  • 说实在的,我是一枚色女,但是我很专一,我只爱我现在老公一人。但是在身体上,没有高潮过,所以一直在寻找高潮的感觉。 去年夏天的一天,我来了一个美国客户,以前经常在|感觉,给我,慢慢,乳房,让我,龟头
  • 在论坛里一个兄弟发帖(就叫他小天吧),说给自己老婆寻找单男,遂私信,原本以为会石沉大海,哪曾想小天回复了,后来详聊得知我只私信最诚恳介绍最详尽的一个,所以被选为幸运儿。先是加了QQ,然后聊了两天之后,
  • 看过我前面帖子的狼友应该会知道,我现在出差在冰城。刚来的时候就想着见识一下这边的大长腿,但是刚好赶上“百日行动”了,所以果断放弃,毕竟害怕惹事上身。但是昨天却有了意外,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七月中旬的时候
  • 本人真实自我回忆,不进行虚构,若是不信也不用问我真假,自便即可。我本无意散播故事,更不要吸粉,只寻觅志同道合者,或者真狼朋友。其实按照回忆记录这个很累人,这事也不是单一的突发事件,而是一个人历程的积累
  • 她,是学生时代就认识的朋友,她的老公也算是熟人。但暧昧关係,却是在数年后不经意的重逢才发生的。事情就是这幺凑巧,某天我在家里附近的便利商店闲晃时,突然眼角余光感|老二,让她,刺激,胸部,让我,在我
  • 我有个二堂嫂,很年轻就嫁给堂哥,最近他常出外经商,这一趟起码要半年再回来,年轻的表嫂带着小朋友自己住蛮无聊寂寞的,所以先过来我家里一起住。 而常年在外读书的我只|鸡巴,让我,精液,内裤,看着,感觉
  • (一) 和我的丈夫旅游时租的一辆破吉普在回住宿地的半路上抛锚,等修理完毕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丈夫望着那间破旧的汽车修理铺外没有月光的漆黑夜空对我说: 「莎莎,|丈夫,男人,让我,妻子,玩弄,自己的
  • 之前的帖子没法编辑了 把第二次见艾米写完了重新发个帖子回答朋友几个问题 这么美的人 我也没有给妹子口交 安全第一 我见的妹子质量都不错都是私处光滑粉嫩无异味 我只是轻轻亲吻一下外阴另外很多妹子都可以无
  • 上个月的事,周末没事和几个朋友吃饭,喝了5瓶啤酒,属于稍有一点醉的状态,回小区看见老婆带孩子和邻居在院子里玩,我YY这个女邻居很久了。她162左右,眼睛很大,属于可爱型,但是身材比例很好,老公家里条件
  • 刚才看了某位老哥吐槽别人借钱不还并耍赖的帖子,产生了共鸣。几年前曾经借给同学几万块钱,对方当时深陷债务,我也没打算要。上个月吃饭,我想起这个事情就提出来,并告诉对方“不是来追债的,如果真想要这个钱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