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进的厂子陆陆续续干了3年,为什么进厂子当然是找妹子。可惜没有妹子,老娘们多,基本上在30.40岁左右。我也没兴趣,每天累的要死基本上欲也没有了。提外话,我信用卡逾期了现在没有办法还家里面有知
  • 昨天我去了一个厂子,我一天刚刚去。那个大喇叭就开始骂,让我们快。你说怎么快,这不是扯犊子。没有干过的人,大喇叭一直喊着要产量。慢一点就骂人。这特么恶心的厂子我不建议去厂子干临时工或者是长期工
  • (上)题记:这段故事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本人亲身的经历。我十八岁那年到一个小厂子里去打工,厂里的老闆娘三十岁左右,长的很妖娆,据说是处男杀手。在里面像我这样的小男|厂子,李达,说着,一声,来了,两人
  • 一直就想把自己的多年偷窥经历和大家分享,奈何文笔有限,多次都是提起笔、又放下。而且自知没什么耐性,虽然偷窥的次数非常多,而且种类也很充足,但是,自己都知道很难一次写完,就先来一段小厂子的偷窥故事吧。这是发生在新世纪初的时候,当时公共浴室不多
  • 本帖最后由 ptc077 于 2014-12-29 09:45 编辑 (上)  题记:这段故事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本人亲身的经历。我十八岁那年到一个小厂子里去打|李达,说着,厂子,两人,小穴,一声
  • 第一章那个冬天的黄昏,军阳躺在林筱筱的那张小床上酣睡着。  这个寒意刺骨的冬天�,发生了太多悲伤的故事,让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大男孩受尽了折磨,此时此刻,也唯有|筱筱,自己的,感觉,看着,厂子,男人
  • 第一章那个冬天的黄昏,军阳躺在林筱筱的那张小床上酣睡着。  这个寒意刺骨的冬天裏,发生了太多悲伤的故事,让这个刚满十八岁的大男孩受尽了折磨,此时此刻,也唯有|筱筱,自己的,感觉,看着,厂子,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