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我喘着粗重的大气,低着汗将刚射完精,逐渐软化的肉棒抽出小佩的体内。 小佩依然睡的很安详,可爱的圆脸微微晕红,唇瓣微开,睫毛颤动,眼镜仍歪歪斜斜的挂在她的|精液,的是,射精,身体,肉棒,裤袜
  • 我叫林慧娟,今年43岁,是位在工厂工作的上班族。身高170公分,C罩杯,肤色白皙,身材偏瘦,但手臂有点肉肉的蝴蝶袖,还好大腿修长和及稍微丰满臀部,看起来更显性感|高潮,让我,阿姨,性爱,射精,熟女
  • 这个事一直在我心里 过了这么久 总算说出来 言归正传应该在10岁以前 可能是8 9岁的时候 有2次我跑步 长跑 跑着跑着 下面就有那种很舒服像射精一样的性高潮 我记得很清楚,很舒服,但因为当时太小,我
  • 由于某个遗传性的隐疾,需接受开刀治疗,也因为开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 别选择了区域医疗级的医院,以避免手术失败影响大半辈子的生活乐趣。到了医院报到后,护士小姐给了|老二,美眉,勃起,护士,射精,两个
  • “失足妇女A”,她哪都好,就是和她做毫无想射精的感觉,每次都要靠手来最终解决。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不射精症、或者前列腺出了问题,都想去医院看男科了。后来换了另一位失足妇女B验证自己的射精功能,基
  • 真男人,应该学习中国男足90分钟不射。通常,男人想要延缓射精,可以降低阴茎的敏感度来延长爱爱的时间,但是许多男人往往不得其法——网上甚至流传用牙膏涂抹龟头的荒唐“偏方”,千万不要去尝试。下面有6种延缓
  • 分享一段和老婆还有一个陌生大叔的3P真实经历。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意外。  本来我和老婆就一直分居两地,好在距离不算太远,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中间有一段时间,因为做的一个项目,需要在另外一个小城常驻
  • 感觉最近射精越来也没有力度了。记得年轻的时候,和女友每次做不喜欢带套,在要射的时候总是拔出来体外。那时候,男上女下时,跪在床上拔出阴茎射精能射到女友的脸上,甚至越过女友射到床头上,搞的她经常埋怨我又得
  • (一)表弟的週末宿夜】与【我的女友小茵(二)新 护花使者的出现】中间部分的同人续写,之前的详情请见原文。【我的女友小茵(一)表弟的週末宿夜】结尾处原文如下:我女|女友,小方,阳具,射精,阴道,精液
  • 刚刚做完,进入贤者时间,一番挥汗如雨后,感叹人真的只是高级动物,被荷尔蒙拿捏的死死的。故提笔写下此文,浅述多种场景下的射精前后心理变化,望批评指正。一、五姑娘DIY点开一部钟爱的女优的片子,最好是VIRTUAL SEX的那种虚拟性爱影片,或
  • 前几剧情,接十八岁的我和二十八岁女按摩师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峰,今年十八岁,现在是一位风韵已婚少妇王婷的小情人,我称呼她王姐。这一天,王姐和我说她老公回来了,|鸡巴,射精,蜜穴,让我,在我,扭动
  • 2000年,我第一次接触这个社会,开始了新的人生,也迎来了很多的第 一次,第一次工作,第一次分担到家庭压力以及第一次恋爱。我是非常渴望恋爱的,并非想ML(其实也|我说,她说,他说,射精,小穴,阳具
  • 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导致更新拖了几个月,今天周末,闲来无事我再说说在上海发小家发生的事。当我收拾好东西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因为架不住发小极力挽留吃一顿午饭,席间陈慧和发小各种秀恩爱,我脑海中却都是早上发小抓着她的屁股用劲内射的画面。发
  • [转载]房东的女儿太诱人我是个大三的学生,目前在外租房子,房东的女儿是个夜校五专生,就读专二!长得亭亭玉立有点像电视明星应晓薇,我觉得她长得很漂亮,尤其她的嘴唇|小玲,作爱,忍不住,射精,小穴,我也
  • 今天又是约定见面的日子,兴高彩烈的等待他来接我,时间一到他準时出现在 我面前,我也开车门上他的车,他不急不徐的开车。我用一份快乐的心情与他聊天,车往高速公路前进|阴茎,在他,爱抚,我也,射精,让他
  • 你是否也经常在街头上,受到某些人的打扰「先生你好,能否担误几分钟的 时间,让我们做个市调」某天,一个人走在街头上闲晃着,由于是上班时间所以即使是闹区人也不多 ,|射精,阴茎,龟头,勃起,测量,精液
  •   (上篇)瑟瑟的寒风中,小丹尼扶着自己软软的鸡鸡,抽泣着。原来,小丹尼一直嚮往着成为一名伟大的射精师,可是在射精学园的招生考 试上,小丹尼却怎样也无法勃起了。|丹尼,射精,撒尿,卡农,卡特,自己的
  •  (一) 人之初,性本色,性欲来临自然懂。自1979年以来,国内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但,最初的十年,情色现象只是悄无声息地存在。那时候,几乎黄赌毒成过街老鼠,一|女生,性爱,都是,射精,自慰,性交
  • 已经四年了,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个老情人,就一直没有放弃过,她比我大三岁,快40了,单身未婚,从第一次开房发生关系,就等于我打开了她的性欲之门,之前她一直拒绝男人,甚至到了冷淡的地步,当我第一次脱光了抚摸她全身的时候,她一直在发抖,当然是激动
  • 前年快过年的时候,我因为一单生意需要跑一趟上海,虽然得知疫情,但远没有想到会封城,最快也就两天回来了。 辞别了妻儿父母,我独自驾车去上海,到了上海外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堵车堵的我无聊,便掏出手机拍了个朋友圈。 等到我进入城区已经是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