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

2022-07-27

已经一个月了,被主人命令禁止任何形式的自慰或手淫,而且近来每天必须欣

赏主人所挑选的下流A片至少一小时,只能在脑中幻想着被姦淫淩虐,非常难熬,

必须保持忙碌才勉强忍得住,但无论如何,总逃不过那二十四分之一天,甚至得把

自己的双手反绑才熬得住。

  日复一日,淫慾累积得越来越深高,随时会决堤。

  上个礼拜一晚上收到主人的Email,心想主人终于肯弄我了,但内容只是

简单的要求:从现在起不準我排便,并且要我请好礼拜五的假……想起之前,在视

讯上接受主人的面试,我是靠着表演吞粪才受到主人青睐的,本来觉得应该没希望

了,当时靠着酒精与孤注一掷,强迫自己吞下一口,不然单凭长相的话,可能不太

容易。

  礼拜四晚上看到手机有主人的短讯要我收Email,精神立即绷紧起来。主

人指示我今晚12点正,搭计程车到指定的风景区门口牌坊等候,出门带着五百元

当车资,其余完全空手,上车时坐在前座,下车时钱全部交给司机。

  衣服也有规定,裸身穿上先前送我的连身牛仔裙,以及超高的露趾高跟鞋。牛

仔裙是件超短的吊带工作裙,正面遮得住半个乳房,但侧面及背面当然是镂空的。

  认识主人之前,只有在网路上才看得到有人敢这样不穿内搭的外出,认识主人

之后,类似的就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当时主人故意买小一号的M号给我,很难穿

进去,但主人说这种呼之欲出的紧绷感,很肉慾,很性感。

  利用出门前的时间,我彻底好好的清洗身体,精心的化妆,把自己弄得香香的

,希望主人高兴。但同时下腹非常难受,因为我不敢违背命令把直肠里郁积的粪便

排掉。

  一会儿来电说车到了,我确认身上没带着多余的东西,下楼步出门口,逕自入

了前座同时说了目的地。司机先生没预料到我会搭前座,似乎稍稍被我吓到,但并

没有说什幺,只是覆诵了我的目的地而已。

  一路上,他的眼神不时地瞄向我裙襬上提的大腿根,以及曲着的整根丰腴长腿

,但最想看的,我猜应该是裸露的侧背,因为他每次看右侧后照镜的时候,转头的

角度都好像有点太大了……察觉到这里,使我脸红心跳,又湿又热的下面变成更加

难以忍受的痕痒,紧夹着的大腿只敢轻缓的磨蹭,生怕被看出来。

  「小姐晚上到XXX看夜景啊?」

  趁着讲话的时候,音乐声被悄悄调小,听得出司机先生客气温柔的语调,试图

找个得体的话题攀谈。我心想,终于……会不会以为我是外卖?

  「呃……找朋友……」我平抑着细微的喘息,吞着口水湿润乾燥的喉咙,全身

敏感涨热,尤其是那对半裸的乳房,随着每次呼吸衣服都会稍稍压迫到乳头,身体

逐渐发汗,思路也逐渐迟钝了起来。

  「唔……好热……」我不经意地脱口,于是司机先生把冷气调大了些,但似乎

有一点点尴尬的成份被释放到空气中。对话就这幺停止了,欲言又止的气氛持续着

,只有跳錶的「哔」声规律的响着。

  我呆望着窗外的夜景,几乎就要到了。原本我是不担心的,但忽然间,我不小

心瞄到跳錶上的数字,吓了一跳,赶紧请司机停在路边。

  「司机先生,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呃……身上只有剩下五百块,可以让

我在这边下车就好吗?」看着錶上的金额写着510,我央求司机先生帮我打个折

,打算剩下的一小段路用走的。

  司机先生看着我,想了一下:「妳是要到前面那个入口牌坊吗?(我点头)没

关係啦!剩一点点路,我载妳过去就好了,路这幺黑,不好啦!」

  我忙不叠堆上笑脸:「司机先生~~谢谢你~~你人好好喔~~谢谢~~谢谢

~~」司机先生反而变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伸手把錶给按掉。

  下车时,我故意放慢动作,背过身去,慢慢、慢慢地起身,然后转过身来深深

的弯下腰,再度道谢并告辞,心中谢谢司机先生载我到这个晚上大概不太会有人来

的地方。顺便瞄一眼时钟,大约11:45。

  这里路灯很稀疏,我目送计程车离开后,忍耐着腹痛及下体的瘙痒,跪在牌坊

旁一盏灯下等候主人出现。这阵子,直到刚才,主人不断地对我添加燃料,持续的

慾火烧炽着我的身心。

  我感觉到,主人想将我造就成一只真正的淫牝,并且将我褪去人格……但这样

的将来令人不安……闷热,让我全身体表与淫穴里的肌肤都不断冒出大量的汁液,

『幸好我用的是防水彩妆~~』脑海竟闪过这样的念头,想来好笑。

  听到一阵脚步声从旁边传来,主人来了!主人把我的脚踝用短鍊链起来,手腕

用皮铐及锁头扣在脚踝上,并用两端有扣环的细长链子,一端扣在脚链中间,另一

端扣在我的阴蒂环上--这是主人唯一对我身体进行过的改造。然后脖子套上大型

狗的项圈并用铁链钩住,最后把我连身裙扯到腰间,将我往旁边牵去。

  因为手腕与脚踝被固定在一起,阴蒂上的鍊子又不够长,一开始只能半蹲着走

,但走不到十几二十步,脚就没力痠到不行,便蹲着走勉强跟上,但还是吃力得很

,一个跟不上,就被脖子上的链条扯得踉跄扑倒,最后只好跪着前进。主人这时也

慢下来配合着我的龟速,掏出腥臭的阴茎让我吸吮着,一边缓缓后退,就这样用阴

茎牵着我跪行。

  主人将我牵到停车场中间候着,停车场只有出入口及底端有灯,边边的暗处停

着唯一的一辆车,主人从后车厢拿出一支教鞭走过来并命令我趴着撅起屁股,狠狠

对着臀肉及大腿内侧挥甩,我咬着唇闷哼着,享受着火辣辣的疼痛逐渐转化成快感

  接着主人扯着我的头髮将我上半身立起,用两只大晒衣夹夹住我的乳头,乳头

清楚地感觉到这种锯齿般的夹子大力咬合着,激烈的痛爽令我顿时浑身颤抖不已,

我张着嘴「咿咿啊啊」的呻吟着,主人又把我的舌头也夹上了一个,口水不断地滴

着。

  我眼角湿润了,在露天停车场的正中间,被仍然不知道真实姓名的「主人」淩

辱着、虐待着。我不明白为何践踏自尊及人格竟然会产生快感,但这快感,却是不

容否认的深刻而且强烈。

  主人再度鞭打着我,一边逐渐将我赶到车边,接着主人从后车厢拿出一个喷罐

,朝我笞痕累累的臀肉喷去。

  「嗯~~啊~~」火烧一般的感觉,令我几乎是惨叫着,全身紧绷着、抵抗着

。但辣度稍稍退去的瞬间,会出现强烈的快感。

  主人在我臀肉、大腿内侧的鞭痕上,一次又一次的慢慢喷着应该是辣椒水之类

的液体,一波又一波的咬齧着我的痛觉神经,换来一阵又一阵的抽搐与快感。

  稍为缓和之后,主人拿湿巾帮我拭去身上的辣椒水,取下项间的铁链,然后用

细绳绑住身上的三个夹子,另一端则绑在打开的后车厢盖拉环,把我的脸按在地上

,要我把屁股撅得得高高的。

  「嗯……有……」舌头动不了,我只能以含糊的声音答着。

  「有大便吗?」

  「没……没有……小僕不敢……」

  「那妳现在一定很难受吧?有几天没排泄了呢?」

  「三天。」

  「哇~~那现在小僕的肚子里装着满满的大便喔!要是全部拉出来的话,一定

很多、很壮观吧?」

  「哈啊~~是的,主人~~」

  主人拿出一个浣肠甘油球,缓缓注入肛门内,甘油顺着重力流入更深的直肠内

,强烈的便意立刻袭来,感觉整个下腹都在蠢蠢蠕动着,强烈的腹痛袭击着。

  「喂!不能在这里排泄喔!」主人突然命令道:「妳得到对面的男厕里,拉在

其中一个小便斗里。」

  「啊……主人~~」我猛摇着头。

  「要是不听话拉在其它地方的话,我就把妳丢在这里,自己想办法回去!」

  「呜……」我慢慢后退,想把夹子扯掉,但是后车厢盖被稍微拉扯时还会摇晃

,弄得我进退两难,疼痛不堪,口水不断流淌。

  突然想到把舌头用力收进嘴里,用嘴唇压住夹子柄,舌头顺利得救。至于乳头

上的夹子,因为肛门快收不住了,只好咬牙忍痛的后退扯掉。

  脱身后,赶紧踉跄的跪爬向公厕。公厕在停车场出入口旁,男女入口在背对的

两侧,男厕朝外、女厕朝内,都是亮着灯的。

  我强忍着几乎爆发的激烈便意,匆忙爬进男厕里,大概直觉认为这是十分羞耻

的事情,便选了最里面的一个小便斗进行排泄。这才发现,只有靠门口的一个小便

斗是落地型,其它的都是悬空的,但已经忍不住了。

  我转过身勉强半蹲着,在阴蒂被拉扯的限度内尽量蹲高,好让肛门凑进小便斗

里。「好髒~~」虽然有点碰到,但也管不及了。

  一瞬间,大量粪便从肛门喷射出,伴随着尿液以及快感,分别冲击着地面与背

脊。排泄了三波的粪便,将小便斗堆得满满的,恶臭与尿臊充满了整间男厕。

  「啧啧啧~~髒死了!现在的人真是没有公德心哪!把大便拉在小便斗里,而

且还那幺臭,真是噁心哪!烂货一个~~我要走了,妳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的忏悔吧

!」

  「蛤~~主人?!」我赶紧跪着爬向主人。

  「这样吧,如果妳把自己拉的屎倒回马桶里沖掉,我就愿意原谅妳。」

  「我……呜……是,主人……」一种被出卖的委屈感油然而生。

  我回到小便斗旁,一边啜泣着,一边试图要用手去挖,但手脚和阴蒂上的链子

让我的尝试都失败,顿时我好像明白主人想要我干嘛了。我跪在自己的那滩臊尿上

,面向着小便斗,小心翼翼的探头进去,嗅着自己製造的恶臭,张开口叼起一块粪

便,渐渐移向马桶隔间。

  想开门的时候发觉,门应该是要用拉的,但我搆不到门把,而且这间应该是蹲

式的,所以门缝超低,手指又伸不进门缝,没法开门。男厕只有两间隔间,另一间

应该是坐式的,门缝够高,但是门被胶带封住还写着「故障待修」的字。顿时我的

眼泪簌簌落下,觉得怎幺这幺倒楣!不知道是不是主人刻意弄的?

  「再这样拖拖拉拉的,万一有人来了,被发现妳这个变态的样子,我可救不了

妳喔!」

  呜……主人好过份,只好希望爬到女厕那边能够顺利善后。

  在公厕两头来来回回大约十趟,渐渐地把自己排泄的粪便清光,但是不敢嚥下

口中啣着粪便的口水,汙黄的粪水滴了自己一身,脸上也沾满了粪便。最后,主人

还要求我把小便斗里的粪渣都舔乾净了才肯放过我。

  「屁眼里的屎拉乾净了吗?」主人问。但混身粪臭的我早已精疲力尽,于是点

了头。

  「嘴张开,把口漱乾净。」主人走过来掏出阴茎尿在我嘴里,因为太多一时合

不上口,只好一直嚥下,因为吐出主人的尿是不允许的。

  主人尿完后,把尿渣甩在我脸上,我含着口中的金黄尿液好好的漱了口再嚥下

  主人把铁链扣回我的项间,把我牵回车旁,接着拿出一瓶1000cc的牛奶

还有气球帮浦:「现在要餵妳吃宵夜了。」

  主人要我把屁眼抬高,一次一次慢慢压着,把香浓的奶注入我的直肠里。然后

竟然又拿出一根香蕉,剥了皮,一头塞进我的肛门里,主人要我用肛门「吃」香蕉

,一次一小截,用肛门夹断后,像咀嚼般反覆收缩着直肠的括约肌,把蕉肉吞进直

肠的深处。因为香蕉很大根,到最后几乎是用塞的才勉强「吃」完。

  「本来想再餵妳一根的,我看妳大概吃不下,算了。」主人拿出一根长长的透

明软管,比拇指粗一些。此时我心想:『竟然还没结束啊?』主人把一端塞进我嘴

里,另一端小心塞进肛门,然后立起我的上身:「这才是妳真正的宵夜,认真吸吧

,把妳屁眼里的东西给我吃得乾乾净净,再带妳回去。」

  原来是这样!我开始后悔刚刚没有认真的排泄乾净。

  刚开始,吸进嘴里的是香蕉跟牛乳,渐渐变成牛乳混着粪便,现在我得要吃下

刚刚没有排泄乾净的秽物。但是不知怎地,被主人折腾一晚之后,竟已有些麻木了

,嘴里吸着直肠内的秽物,双眼却直勾勾的望着主人的眼睛。

  我想,我的嘴角在笑,我发觉我正迷恋的望着主人……心里想着,我的主人最

棒了!如同帮浦般的口腔,将直肠内的混合物经过管子与食道,又全部被抽回到胃

里去了。

  最后,主人把我牵到洗手台边鬆绑,用同样一根透明管套上水龙头,让我脱下

衣鞋,帮我把全身沖洗乾净后,还把地板也沖乾净,才送我回去。

  情慾未消的我在车上对主人撒娇:「主人,小贱僕……还想要……」但主人似

乎并不打算继续玩我,只是称讚:「小僕今天很乖,很听话。」让我心里漾起甜丝

丝的感觉。

  虽然我一整晚都没有达到肉体上的高潮,却得到不同于有肉体感官的甜美快感

,『明天的肉体还是会持续亢奋吧?』我心想。

  4点左右,下了主人的车,我提着湿臭的衣鞋,翻出藏匿的房门钥匙,全裸的

溜回住处,嗅着全身内外那洗不去的酸臭,累得倒头就睡了。

好市民达人勋章申请中

请大家帮忙按下面键连

之后帮忙按爱心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