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良大业(01~02)

2022-07-27

       序

  杜康,28岁那年,遭遇家庭变故,父亲坐牢,妻子大难临头各自飞—离婚

了。

  但是上帝关闭了一扇门的同时,却也会开启了一扇窗。一次意外,杜康走向

了泡良的康庄大道,而且技巧越来越厉害:第一个泡的是一对夫妻,丈夫工伤下

半身高位截瘫,妻子不离不弃。杜康用真诚加技巧,得到了那对夫妻的认可,干

了那个贤慧的不离不弃的妻子,甚至当着她丈夫的面,三个人没羞没躁的同居了

起来。

  杜康经过泡人妻这次事件,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很快又泡上了县城中学的

一群少女处女。

  这让杜康的泡良技术再次登封造极,后来甚至在女人的新婚大喜的时候利用

技巧跟手段内射了新娘。

  而这一切,都是杜康「泡良大业」的冰山一角…心甘情愿被杜康干的人妻太

多了…最重要是每次都是心悦诚服的甘愿被干…

              1  换个生活方式

  杜康,本文的男主角,留学国外,后来回国做生意,典型的富二代,或者说

官二代,甚至是官二代加富二代的结合体。因为他的老爸就是某一线城市的高官,

他就像《人民的民义》里的赵公子,他利用老爸的关係留学,后来利用老爸的关

系,在生意场上呼风唤雨。

  然而好景不长,这个活在天上人家的杜公子,很快坠落到了凡间,甚至摔进

了万丈深渊。因为前几年的高压反腐,他那高官老爸被抓了进去,而为了保命,

贪汙所得的财产全部充公了。杜康,一下就从腰缠万贯,变成了靠朋友救济为生

的穷鬼了。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幺相反则是世态炎凉,虎落平阳被犬欺。随着

杜康家族的没落,往日那些跟着杜康玩的狐朋狗友,也都渐渐刻意跟杜康疏远了

起来,生怕沾上啥关係。

  甚至连他那新婚不久的三线演员兼职模特的女神老婆,也都要跟杜康离婚。

  而杜康并不是一般的富二代,曾经留过学,学识渊博。而且是个高傲有骨气

的人。

  面对人走茶凉的朋友,他寒了心,不再去祈求他们;妻子要离婚,没事,既

然不愿意同甘共苦,那强扭的瓜也不甜。爽快地签了离婚协议。

  就这样,曾经无比风光的杜康过上了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每个月自己赚点钱,

然后看望看望在监狱受苦的杜父。

  但是,杜父并不需要杜康经济上的救助,曾经一方称霸的杜父,虽然此刻虎

落平阳,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便家产被抄了,但是依然有不少官场上的朋

友抢着送钱到监狱,不是他们念旧情,而是害怕杜父不高兴,把他们的丑事举报

了。

  所以杜父虽然在监狱,除了自由受到限制,日子过的并不苦。而最让杜父欣

慰的是,如此落魄的儿子,仍然每个礼拜都会过来探望他。

  父子狱中相见,杜父老泪纵横,无比悔恨,恨自己都怪当初人心不足蛇吞象,

贪了一亿,想贪二亿,贪了二亿还想多贪点想退休了去国外买下岛屿。

  终于,老天的报应如约而至,弄得自己锒铛入狱,也害的家庭支离破碎。不

过最让杜父欣慰的是,他一辈子还培养出了一个比较孝顺的儿子。

  虽然杜父早知道儿子离婚了,甚至听外面的朋友说儿子过的很惨,但是杜康

每次探监的时候,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害怕老父亲在监狱担心。

  就这样凄凄惨惨地过了一年,杜康艰难地打点临工生存着,甚至在杜父生日

时卖血买了礼物送给了杜父。

  为啥杜康过的如此凄惨?因为对于一个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人来说,真的

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穷苦的生活,好比前几年的新闻,博士落魄到需要乞讨为生。

  但是这一切,在第二年迎来了戏剧性改变,不知道是上天眷顾,还是杜康上

辈子修的福。在杜父入狱第二年,杜康春节去看望杜父的时候,杜父告诉了杜康

一个惊天秘密:「康儿啊,这一年来,你在外面受的苦,我都知道,难得你风雨

无阻的每次都来看我。为父虽然十恶不赦,但是我也是个父亲,我爱你,我爱我

的儿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连累了你…」

  杜康唉声歎气说道:「爸,你这哪里的话,没有您,就没有我今天,我哪里

还能留学,还能娶到那幺漂亮的媳妇?」

  杜父苦笑了笑说道:「还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小凤(杜康前妻)那丫

头,早就跑路了吧,哎…」

  杜康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肯定是父亲的朋友告诉他的。

  这时杜父小声的告诉杜康:「康儿,等下接见完了,你别走,你找方警官。」

  杜康疑惑不解地看了看父亲。这时父亲又说道:「你别管,按我说的做!」

  接见完毕,挂断电话,杜康虽然很疑惑,但是依然按照父亲的吩咐找到了监

狱里的方警官。

  而此时因为是春节,监狱管的并不太严,方警官带着杜康,让这对父子在会

客室见面了。

  父子一见面,抱头痛哭,方警官见此,识趣地走到了外面。因为他知道,杜

父根本不可能越狱。

  方警官出去之后,杜父机警地四周观察了一下,然后在杜康耳边说道:「别

说话,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仔细听好了…」

  杜康惊讶地点了点头。这时杜父继续说道:「其实我为自己,为了你,为了

家庭留了后路,我在老家地窖下面埋了1。5亿,都是用密码箱装起来的,密码

是我的生日***」

  杜康大为惊讶,杜父又问道:「傻愣什幺?我问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

  「还有,出去了,拿到钱,先不要张扬,等过几年风头过去了,拿这些钱,

再东山再起…」

  因为害怕引人注意,这次父子会面很快就结束了。而回到出租房,杜康百感

交集,又害怕又兴奋,自己一下子居然又变成了有钱人。但是又害怕,害怕这一

切太梦幻了。害怕到甚至不敢去老家,害怕别人跟蹤。

  就这样煎熬过了几天,杜康终于忍不住要去老家地窖一探究竟了。他买了一

张车票,回到了故乡。而故乡的人早就知道了杜家的事情了,见了杜康,除了礼

貌性打个招呼,谁都不敢叫杜康去吃饭,因为大家都知道杜康快生存不下去了,

怕杜康伸手借钱。

  不过,这也好,省的牵扯太多,节外生枝,杜康若无其事回到了老屋,然后

搬来一个梯子去了地窖,在剥开了一堆臭烘烘的枯草后,才发现有一个暗门,砸

开锁进去之后,把杜康惊呆了:满屋子的,保险柜,密码箱。

  杜康激动的打开一个密码箱,发现里面全是整齐的红灿灿的百元大钞。幸福

的人生就这样续上去了,不得不说,杜康可能上辈子做了啥好事吧!

  杜康心跳加速,高兴无比,但是这段吃苦的经历,让他学会了冷静,他觉得

不能一下拿太多的钱,就拿100万出去好了。

  他用行李箱装了一箱子的钱,然后锁上了门,把枯草盖上了,为了怕有人发

现,还刻意弄了很多大便在草上。然后买了一辆二手的五菱之光,因为他知道虽

然有钱了,但绝对不能引人注意。

  杜康开着破麵包车,却发现不知道该去哪里,这一年,他每次去监狱探望父

亲,最害怕看到的就是那些妻子探望在监狱的丈夫。杜康觉得这些女人太有情有

义了,而自己没有蹲进监狱,妻子居然都狠心离去。

  所以杜康恨无情的婊子,同时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良家妇女。

  一个大胆的计画在心里产生,为啥不利用这些钱,离开大城市,离开纸醉金

迷却又没有人情味的都市。父亲叫我不要张扬,那为啥不趁此机会去农村呢?

  一个别出心裁的念头在杜康心里产生,他要离开大都市,他要去有情有义的

农村,要接触那些淳朴的良家妇女。

  于是杜康开着不起眼的五菱麵包车,慢悠悠穿梭在农村各种羊肠小径上,终

于他的的脚步停留在一个叫做「八里」的小村庄。首先他被这村庄的名字吸引了,

「八里」「巴黎」,他读书的城市便就是巴黎。

  而决定让杜康留在这个村庄的原因则是这里有一对不离不弃的恩爱夫妻,丈

夫名叫张锐,工伤高位截瘫,妻子莫芬,一位对丈夫不离不弃的好妻子。俩人有

个3岁小女儿,一家人靠着可怜的赔偿金绝望地生活着。因为他们知道,随着丈

夫的医药费,小孩的长大,这几十万赔偿金,早晚会坐吃山空的。

  妻子莫芬,不是没想过离开老公,因为这种日子毫无曙光,可她现在不能走,

因为她还想丈夫多过几年开心的日子,就算要离去,也要等到赔偿金花光了,实

在走投无路再离开。那时也算仁至义尽了。

  而杜康在看到莫芬第一眼时就被吸引了,莫芬楚楚可怜的眼神,若不经风的

身子,还有可爱漂亮的女儿。他毫无犹豫地决定了要留在这里。

  这时,多年的经商经验,使得详细的计画立马在杜康心里铺展开来,商人都

是善于制定计划的,杜康觉得:先要在莫芬周围买一下一栋房子,这叫近水楼台

先得月;

  其次,买房子时,要有个完美的理由,不然突然跑到一个穷山庄买房子,不

把别人吓晕啊?

  最后,买下房子,不能自己一个人过来住,一开始得有个女朋友陪他过来住,

不然一个光棍跑到这里住下,哪个邻居不害怕啊!

  如果在这里住了下来,打算再用一年的时间泡下这个贤慧的人妻。

  杜康现在什幺都不多,唯独时间多,因为这段时间他必须低调,不能出现在

大城市,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有钱了。

  所以选择住在农村,一来体验一下前所未有的新生活;

  二来,在寂静的乡村,让自己冷静下来。

  三,当然就是杜父嘴里所说的的避避风头。

  所以这次计画,对于杜康来说,可谓一举多得。想通了这些,杜康立马展开

了风行雷厉的行动。

  他先是花了2000,拜访了当地的大队村书记,然后在莫芬隔壁的隔壁花

了20万买了一个农村的房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半点不假,一听有人要花20万买农村的房子,

那家人高兴死了,二话不说,把房子卖给了杜康。

  随后杜康带着大队书记去杜父所在的一线城市逛了一圈,目的是让大队书记

明白,他搬到农村,不是因为他是逃犯,而是因为讨厌都市的吵闹生活。

  最后,又花8万在网路里找了个名叫小雅的大学生伴游2个月。其实,就是

让小雅陪他在农村住二个月,让小雅对外就说是俩个人因为相爱,因为家人反对,

所以私奔到了农村。

  杜康被自己的鬼点子折服了,以前玩一个二线女星,一次都要三五十万,现

在30万不到,居然做了这幺多好玩的事情,顺利的过程,让杜康对新生活展开

了无限的美好憧憬!

  框架搭好之后,杜康带着小雅,就搬进了刚买来的农村破二层楼房。因为比

较破,杜康又跑到县城的建材市场,买了一堆家俱回来了,工人把家俱摆好之后

便走了,杜康跟小雅俩人忙的满头是汗。小雅嘲笑道:「从来没做过这种陪游,

别人都是游山玩水,这下倒好,陪着你干起了苦力…」

  杜康笑嘻嘻说道:「呵呵,是吗,等下额外给你几千块小费可以了吧…?」

  小雅歪着头思考了一下说道:「那还差不多…」

  这时杜康疑惑地问了句:「你经常做伴游吗?」

  「对啊…每年暑假都做一段时间伴游,刚好赚到学费跟生活费,而且还能增

加一些知识,看到更多的世界…」

  杜康暗暗佩服如今女大学生的思想开放程度,然后机警的问了一句:「现在

不是开学了吗?陪我俩个月,你不用读书?」

  这时小雅声音有点低沈,哀伤地说道:「我爸今年春节喝酒把肝喝坏了,我

要赚钱给爸看病…」

  杜康陷入了沈思,一年的苦难生活让他更加能体会穷人的苦难,他心想到时

给小雅10万,或者15万也可以。

  但是小雅却错误地误解了杜康的意思,小雅看杜康沈默不语,以为他不相信

她说的话,所以情急之下说道:「怎幺,你不相信吗?我有学生证的,我拿给你

看…」小雅这样反应敏感也是无可奈何,毕竟陪游,有学生证价钱更高。如果是

鸡婆,谁要她陪啊。

  杜康尴尬地说道:「不用,不用,我刚才发呆是挺感慨的,感觉人活着真不

容易,这样吧,我给你15万,另外7万就当给伯父买一买补品…」

  小雅一听一下就增加到了15万,激动德说道:「你真是好人,比我想像中

的还要好…」

  杜康听到小雅说他是好人,他觉得很搞笑,从来没人真心实意说过他是好人,

杜康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好人,他也不想去想,所以杜康调侃道:「好了,

叫伯父养好了身体,不要乱喝酒了…」

  经过这次事件,虽然是有偿陪游,但是却让小雅跟杜康的关係有了点亲密的

味道。随后「小俩口子」忙里忙外打扫房间,毕竟俩个人还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

呢。

  有付出就有收穫,有汗水有就有甜蜜,经过「小俩口」的忙碌,破旧不堪的

房子立马变成了爱的小屋:地板虽然没铺地砖,但是用的是地毯,墙壁虽然没粉

刷,但是用了可爱好看的墙纸,屋里灯光是蓝色的,床顶挂了一个风铃…虽然用

掉了不到一万块,但是看起来完全不输几百万上千万的房子。

  自己煮的饭是甜的,自己动手装修的房子当然是最美的,杜康以前住的房子

都是早就精装修的豪宅,而小雅也没自己动手装修过房子。二个年轻人第一次共

同共筑爱巢,更加让房子充满了温馨的味道,于是俩个人刚收拾好房间。杜康看

着香汗淋漓的小雅,一下就兽性大发,把小雅推倒在床了,然后开启了「陪游」

的第一炮。

  发洩完过后,小雅轻声嗔怪道:「讨厌,说好陪游要戴套的,第一次就不戴

…」边说着,小雅慌张擦拭着下麵的粉木耳。

  杜康则是满足的笑了笑,心想有钱就是好,15万,就能让一个大学生二个

月之内随便怎幺干。

  「笑啥呢,坏蛋…」小雅不满的轻声发问。听那语气,颇有几分女友训斥男

友的意思。

  「没啥,第一次跟女生装修房间,有点激动,忘了戴套,下次再戴好吗?」

  其实小雅是有原则的人,虽然陪游属于出卖身体,但是她从来不会让别人内

射,今天也是在跟杜康共筑爱巢之后,动了春情。

  劳动过后,又经历了刚才的床战,缺乏运动的俩个人很快就累的软绵绵的,

俩个人先后沖了个澡,眯着眼睛躺在床上睡着了…

 2  在良家旁边安家落户

  杜康跟小雅这俩人,一睡就睡到了半夜三更,还是因为被饿醒了。小雅晕乎

乎傻傻地说道:「你叫几份夜宵过来吃下啊,陪游都是包吃住的哦…」

  但是农村不同于城市,半夜三更连狗都不会叫,更别想买到夜宵。杜康笑着

说道:「我去哪点速食啊?等点到速食,送过来天都亮了…」

  这时小雅才反应过来这是偏僻的农村,气嘟嘟说道:「气死了,把我拐到这

幺个偏僻的地方来,比我老家还穷…饿死我了,晚饭都没吃…」

  「那我去烧一点吧…」杜康慢悠悠说道。毕竟一年的苦逼生活,最起码让杜

康学会了用最简单的工具,做出最能饱肚子的食物。

  「你会烧饭?」小雅疑惑地问了句。

  「呵呵…」杜康笑了笑。没回答,而是走出了房间,跑到厨房,看看有啥可

利用的!

  杜康搜寻了一下厨房,发现有几袋挂麵,还有几篮子鸡蛋,估计是户主留下

来的。

  于是杜康烧了点水,去院子揪了几颗大白菜,然后做出了二碗白菜鸡蛋面。

盛好之后端到了小雅的房间。

  小雅可能是饿了,虽然不是啥山珍海味,却也狼吞虎嚥的吃的喷香。此情此

景,让杜康万分感慨,前妻吃一顿,哪一次不是山珍海味,却从来没有这种甜蜜

的温馨感觉,这种温馨的感觉,居然出现了在认识没几天的陪游身上,想到这,

杜康才明白,为啥人们常说,一同经历苦难的夫妻感情更加牢固。也许自己跟前

妻的婚姻太镜花水月了吧。

  小雅吃完擦了擦嘴,发现杜康在盯着她看,于是有点难为情说道:「看什幺

看?想了吗?要不要那个…」

  杜康被逗乐了,笑着问道:「挺敬业的嘛…」

  小雅有点不屑又有点难为情说道:「陪游不都是陪这些事情的吗?每个客人

都这样啊,一有机会都不放过…」

  杜康听了,居然有点心疼,心想,是啊,看到这幺年轻的大学生,花了钱,

肯定卖老命的往死里折腾。杜康「咳」了几下,清了清嗓子说道:「别的客人…」

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问道:「别的客人都有啥要求?」

  小雅看到杜康的傻样,噗哧一笑说道:「你也喜欢打听这个啊?跟别的客人

一样嘛?」

  「呵呵,好吧,只是好奇…」

  「好吧,那我就跟你说说呗,我只接年轻帅气的客人,太老的不要,变态的

不要,不过这种客人不多,所以我要求的价格也不是很高…」

  「呵呵,很荣幸被你相中哦…」

  「啧啧,你很文雅,我喜欢…」

  杜康笑了笑,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幺,因为他从来没追求过女人,想当年

他辉煌时,都是女人缠绕着他的。

  这时小雅又说道:「不过,有点奇怪,很少有客人会包俩个月,我看你又不

像那种几年没见过女人的饿死鬼,你为啥要包我二个月啊?」

  「呵呵,人傻钱多,你没听说过吗?」

  「哈哈,虽然你有点冷酷话不多,不过你居然还会冷幽默啊,居然有人说自

己傻,笑死我了…」

  小雅笑了会,又对杜康说道:「当我听说你要包我俩个月,我吓死了,一看

你长的挺壮的,我以为你好久没碰女人,会狠狠的…那个你懂得,会狠狠的玩我

几次呢?」

  杜康似懂非懂的皱着眉头说道:「什幺呀?」

  「哎呀,我就是以为你今晚会弄一晚呢?我遇到过这种客人,让我陪他旅游

三天,结果游了一天,其它全部在他房间度过,害得我第三天都下不了床…」

  「噗…」杜康忍了下,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哎,其实做伴游,很辛苦,不是碰到变态,就是这种没玩过女人的饿死鬼

…」

  「呵呵,有意思,让我涨姿势了,再说说你一些好玩的故事呗…」

  「不说,陪游不包括陪讲故事…」

  「哈哈,好吧…」

  「逗你玩的啦,看你冷冰冰的,一点没意思…我故意逗你的呢,你想听,我

可以说给你听啊…」

  是啊,巨大的变故跟打击,一度让杜康变得沈默寡言,年轻活泼的小雅,能

重新唤醒那个健谈的杜康吗?其实,这便是老天的安排,一个不爱说话的杜康,

碰到一个活泼的陪游,其实这就是陪游之外额外赠送的套餐。

  杜康想了想说道:「好啊,」

  就在小雅恼火杜康反应太过冷冰冰时,杜康支支吾吾又说了后半句:「好啊,

我洗耳恭听…」

  小雅刚想发火,却被逗乐了,感觉杜康像个书呆子。小雅笑着说道:「有两

次特别惊险…」

  「呵呵,不算这次吗?」

  小雅瞪了杜康一眼说道:「这幺晚不要说冷笑话,等下把我冻死…」

  「不会冻死,我在英国留过学,如果一对情侣在北极,如果有人被冻死,肯

定是男人先被冻死,知道为啥吗?」

  「哈哈,男人没女人抗冻呗?女人冬天都敢穿丝袜!」

  「呵呵,因为英国男人很绅士,会把衣服脱给女人穿,所以你不会被冻死…」

  「呵呵,很给力,冷笑话,变成了暖笑话…」

  「全球变暖的功劳…」

  「哈哈,你真的逗到我了…」

  杜康也笑了笑,一年来,头一次如此开心。俩个人就像情侣一样闹了会睡着

了。

  一觉醒来的时候,公鸡叫的那是一个震耳欲聋了。小雅眨巴眨巴眼睛,揉了

揉,跑去洗脸了。杜康也爬了起来,看着穿着睡衣的小雅,居然有了点冲动,但

是想起小雅说的讨厌「饿死鬼」。吓得把欲望又憋了回去。

  新的一天,对于杜康当然有新的任务,多年的商场打拼,让他在处理人际关

系方面如鱼得水。今天当然要拜访一下全新的邻居。

  所以,他花了500块,请了隔壁几个老太婆,带着老太婆买了一车子的菜,

然后準备请邻居们吃一顿。

  买好菜,几个老太婆边炒菜边说道:「小姑娘啊,你老公真的不错哦,搬过

来第一天就请我们吃饭,真的好客气…」

  虽然陪游这个行业,偶尔也要假装成别人的老婆或者女朋友,但是第一次这

幺让小雅脸红,毕竟以前只要装三俩天就行,但是这次却要假装夫妻很久,最要

命的是,这些邻居好像对她这个「假老公」很满意。

  因为做了很多菜,农村地方又大,聚餐从下午四五点就开始,满地的酒,满

桌子的烟,哄得这群老太太老爷爷那是一个笑开了花。

  而这些根本没花多少钱,1000块不到的菜钱,500块人工费,农村2

5一块一包烟就把农村老大爷吓坏了,酒稍微贵一点,不过也才50一瓶,才喝

了5瓶不到。

  而在大都市,一顿吃个1万,也不见得那些吊儿郎当的老闆会开心到哪去。

杜康望着这群乐滋滋的老头老太,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幺,却感到了莫大的荣

誉感,因为刚到这里,也没花多少钱,居然有了土皇帝的感觉。

  早知如此,父亲何必那幺辛苦风险的去贪呢?怪不得老古话说,宁做鸡头,

不做凤尾。看着他那「假妻子」被老太老太当明星在捧时,杜康笑了笑。感觉真

的「不虚此行」。

  此时,杜康特留意了一下莫芬一家有没有过来,因为他特意嘱咐过老太婆,

让附近不远的邻居都过来。

  但是一眼望去,莫芬一家根本没来。杜康很是疑惑,却根本不知道,自从莫

芬老公出了这事,一家人已经不参加村里的任何白喜事了,因为参加白喜事,就

要花钱。莫芬不得不精打细算每一笔开销,所以打算任何邻居任何亲戚的任何喜

事也好,丧事也罢,都不去了。

  毕竟如今跟风成性的农村,每参加一次白喜事,也是要好几百的。

  杜康首先感觉很失望,不过想了想这样更好,因为这样第二天就有藉口去探

望莫芬了。

  就在杜康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家吃的也差不多了,大家随便闲聊了几句,便

就四散离去了。不过,几个做饭的老太婆留了下来,因为她们知道城市来的这

「小俩口」如果要刷这幺多碗,估计要累死。所以主动帮髒碗都洗刷乾净了。

  老太婆边刷碗边问小雅:「你老公为了你,真的离家出走,跟他父母翻了脸?」

  小雅想到了此次的任务,便说道:「唉,是啊,他父母是不同意,说我农村

出生的…」

  「哗啦」一声,老太婆手一抖,差点没摔碎盆子,激动地说道:「混帐,这

幺水灵灵的儿媳妇也不要,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雅被惊的颤颤巍巍说道:「没事,没事,杜康爱我就行…」说这话时,小

雅很彆扭,感觉这次陪游好艰难,不但要假扮夫妻,还要假扮恩爱的夫妻。

  「还好,也对,我看得出杜康那小子真的喜欢你,不然不会为了你,跑到这

偏僻的地方来…」

  老太婆说的振振有词,差点让小雅都信了,小雅笑了笑说道:「嘿嘿,我去

楼上睡一会…」

  「去吧,去吧…这里交给我们了…」

  老太婆洗好碗,又跟杜康聊了几句,杜康趁机打听到莫芬一家,公公死掉了,

婆婆自从知道儿子出了这事,便就一病不起,住到了女儿家里去了。莫芬的娘家

人总是劝莫芬趁着年轻离婚,为此莫芬还跟娘家人闹翻了不相往来,老太婆说完

歎了歎了口气说道:「哎,可怜的一家人啊…」

  杜康深吸一口气,笑了笑说道:「呵呵,今天谢谢几位了…」

  「哎呀,没事,没事,以后有啥事儘管开口…以后都是邻居…」老太婆们,

边说着边走出了大门。

  农村没路灯,夜黑的快,杜康关上大门朝楼上走去。而此时小雅居然在房间

玩手机,手机「滴滴滴」响个不停。

  杜康于是问道:「跟男朋友聊天?」

  小雅本想说跟父亲在聊天,但是灵机一动说道:「对呀…」

  杜康好奇惊讶地望了望小雅,皱着眉头想了会说道:「等下再聊,现在该工

作了…」

  小雅又气又恼,同时感觉有点好笑。毕竟收了别人钱,如果要「工作」,也

是合理的要求,但是感觉好气,还好不是真的在跟男友聊天。

  杜康看着小雅的狼狈样,笑了笑说道:「逗你玩呢?接着聊吧,我也玩会电

脑…」说完杜康真的去玩电脑了。

  小雅看到这,一脸懵逼,杜康这是逗她玩呢?还是又是冷幽默?气嘟嘟撅着

嘴又跟爸比聊了起来。

  而杜康,戴上耳机,惬意地看着欧美剧,而且都是英文字幕版本,小雅偷偷

瞄了几眼,内心有了几分崇拜之情。但是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多一点,杜康这家伙

居然歪着头睡着了。小雅此时望着椅子的「假老公」,又气又好笑。不过还是硬

着头皮说道:「你不到床上睡吗?不怕着凉。?」

  「哦…」了一声后,杜康爬到床上继续睡觉了。

  这时小雅居然尴尬了起来,这杜康真怪,别的客人巴不得一天干她三次,而

杜康三天也不干她一次,想到这居然脸红了,以前都是害怕客人太猛,这次居然

好奇杜康为啥不跟她做。

  想到这,小雅也害羞地睡了。

  农村的夜特别安静,很容易就能让人睡的很死很香,加上杜康睡的早,所以

第二天早上,杜康竟然醒的比公鸡还早。

  杜康醒来望了望身旁的小雅,虽然说杜康阅女无数,但是去年一年的「屌丝」

生活,还是让杜康有点饑渴。

  他摸了摸小雅,发现小雅没醒,又推了推她,发现还没醒,杜康皱了皱眉头,

翻过身又去睡觉了。

  其实,小雅睡的不比杜康迟,在杜康摸她脸颊的时候,她就醒了,不过是在

装睡而已。她一是生气昨晚杜康居然没碰她,二也是心想,杜康你这个伪君子终

于忍不住啦?我就不醒,就要你失去风度。所以,小雅是在装睡,因为她在等待

杜康憋不住粗鲁地把她弄醒。

  可惜杜康是在英国留学的,受到英国绅士的薰陶,并不喜欢强人所难,所以

看到小雅在睡觉,便就算了。

  杜康的可爱样,把小雅逗得在被窝里偷着乐,心想如果每个客人都跟杜康一

样多好啊。

  就在小雅美美的做着白日梦的时候,杜康「咕噜」一下翻身起床了,原来是

因为睡不着,想出去感受下农村清晨的清新空气。

  杜康离开以后,小雅居然有点慌,一是天还有点黑,一个人睡在农村的大房

间有点害怕,二居然好像有点捨不得杜康离开被窝。

  杜康推开大门,天上的星星寥寥无几,就像几只渺小的萤火虫挂在天空里,

弯弯的月亮,在云层的被窝里若隐若现,就像一个苗条的公主在踢被子。

  杜康好笑地想着心事,自己本来就是留学毕业的高材生,何必靠着父亲的关

系做生意呢?自己当初的梦想是当一名艺术家,拍摄最美的大自然的瞬间,画最

美的画,写一写小说,做一个文艺青年。

  可惜一切都在纸醉金迷的生活里跑偏了,这也是杜康这次为啥选择住在农村

的原因,他想重新找回读书时的那份宁静。

  就在杜康思绪神游时,他前面莫芬家里的窗户亮了。一个倩丽的身影,弓着

腰弯在那里,手里好像还握着啥东西。

  虽然杜康不爱偷看别人隐私,但是莫芬是穿了衣服的,所以谈不上偷看别人

隐私,顶多算偷看别人在干嘛。

  杜康自我安慰的想着,脚步一点点靠近,发现莫芬居然在喂刺猬。不用多想,

肯定是莫芬养一点家畜,想卖点钱,补贴家用。

  看到这,杜康心里的怒火就被点燃了,心里恶狠狠骂了一句「sonofb

itch!」(婊子养的)!当然这也不是骂莫芬的,而是骂他那无情无义的前

妻的。而原因很简单,一个高位截瘫的都拥有一个不离不弃的妻子,自己有手有

脚,居然遇到个无情无义的婊子。

  杜康气得有点直打哆嗦,因为过年时,杜康居然听说他的前妻居然跟别的男

人怀孕了,这才是他无法容忍的,觉得这丢尽了他的脸。

  这时莫芬,哎呀一声,杜康定睛一看,原来莫芬被刺猬扎到了手,莫芬疼的

用嘴吸了吸手指。

  杜康看的疼在心里,一个可怕的念头随之而来,他要泡到莫芬,哪怕用尽一

切手段。杜康不知道自己为啥要这样做,可能觉得刺激,可能是报复前妻,也有

可能是不再相信爱情,想要游戏人间,总之很複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