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为我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猥琐大叔

2022-07-20

这是这个系列正文的第五篇,前文请看:
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前言 【原创转帖】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1】第一次和女友同去 【原创转帖】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2】“人来疯”的中国女生【原创转帖】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3】与女友和另外三对认识的情侣共浴【原创首发】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4】与异性朋友共浴【原创首发】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番外】2022的Pfingsten【原创首发】【7月7日已更新】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创作感言 【原创首发】如果论坛内有同在德国的朋友(这么大的论坛肯定有),请千万不要试图联系我,如果你们哪天在澡堂里遇到你们认为可能是我的人的话,求你们千万别去问他是不是本文的作者,不然我又不敢继续写下去了,万分感谢!
正文开始:
今天的主角不是女生,而是一个中国猥琐大叔。此人真乃奇人,我从最初对他的厌恶不屑,到后来竟然机缘巧合和他认识了,在我这么多年的泡澡生涯中他也改变了我的心态,进而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还是值得专门记上一笔的。
我想先介绍一下当时我的心态和做法,这样才能体现出我遇到今天要介绍的这个猥琐大叔前后的变化。当时呢我属于一种口嫌体正直的状态。在思想上我是很自命清高的,一方面自欺欺人地认为,我喜欢来这里泡温泉的主要原因就是温泉本身泡着舒服,只不过顺便饱个眼福,绝不是主要目的。另一方面,因为我从小就有点道德洁癖,自认为自己应该是个正人君子,所以非常难心安理得地接纳自己“好色”的属性,即使这是男人都会有的。但实际上,我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地来这里泡澡,其实的确就是期望着能够巧遇一些漂亮亚洲女生。但是,由于我那时候的道德洁癖对自己栓得还是很紧的,而且我又特别在意他人的眼光,结果就是,那时候如果真的遇到漂亮的亚洲女生,我是会躲着走的。我心里特别怕她讨厌我,认为我是色狼,所以一方面我会尽可能地眼神躲避不看她,只敢在她看不见我的时候很快地偷瞄一眼,甚至再多看一眼我都不敢,因为那样我自己心里就会觉得自己猥琐,进而厌恶自己了;另一方面我会尽量避免跟妹子呆在一处,如果我想去这个池子,结果发现一个亚洲妹子已经在这个池子里了,我就会转身走掉;如果我先到的某个池子,亚洲妹子来了,我也会立刻走掉。所以,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发出任何的走位、预判方法,并不能有效地收获;不仅如此,我即使真的碰到目标了也会躲避不看。所有这一切,为的就是不让我在妹子心中以及我自己心中落得“色狼”的名头。但实际上呢,我如果真的一点也不好色,我又怎么会忍不住老去呢?所以我当时是处在一个非常拧巴的状态,去又没少去,但去了又不敢看,既不在自己心里接纳自己的“好色”,又怕坏了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真的白白浪费了很多很好的观测机会,现在想来很是后悔。因为2018年之前,是这个浴场的巅峰时期,亚洲游客真的是络绎不绝,其实2018年之后就开始少很多了,尤其是疫情之后就更少了。在最巅峰的时期,我因为自己那点别扭的道德洁癖,白白错过了那么多妹子,那么多个好的观测角度,而等我受到猥琐大叔的开化接纳了自己以后,已经不再是最巅峰的时期了,并且还因为疫情关门了两年,真的是追悔莫及。
好了,继续今天的主要内容:猥琐大叔。
这个温泉既然是饱眼福的好去处,必然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实在这么多年中我经常看到一些熟面孔,包括白人(白人其实也并非全都那么心无杂念,多多少少也是有几个是有目的的)也包括亚洲人。那些个亚洲熟面孔大部分都令我非常厌恶,因为他们真的都很猥琐,直勾勾地盯着漂亮女生看,一点也不掩饰自己色眯眯的眼神,而且尾随妹子,妹子去哪个池他们就去哪个池。最好笑的一次,有一次场内同时来了五六个亚洲男,然后来了个挺漂亮的亚洲女,我故作清高没有多看也没有尾随,自己找了个靠里面的池子一个人泡着。后来那个亚洲女生也来到我的池子了(是她来我这,不是我跟着她,所以我是心安理得的),结果5分钟之内,全浴场所有亚洲男全集中到这个池子来了,其他池子都是空的。真的是让我哭笑不得,为表示不屑与你们为伍,我当即就起身离开了。
我不屑与厌恶他们的原因是:第一,他们明面上就很色,那种直勾勾盯着美女两眼放光的神态让人觉得很low。但其实我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我也是抱着来饱眼福的目的来的,只不过我表现得好像非礼勿视一样(后来我发现,我这种眼神躲避不看妹子但又想看的局促样儿,好像在妹子眼中还挺可爱的,有时候会增加对方对我的好感,真是无心插柳)。而且就像前一篇说的那样,我装作非礼勿视,但实际上该看到的也都看到了。第二,他们尾随妹子,动机非常明显,而我则是使用提前预判走位的方式,造成我先到某个池子,妹子后到的局面,而且我都比妹子先离开当前的水池(其实是为了布局下一站,提前占据有利地形),这样妹子就不会觉得我想看她了,因为一般人都会天真地认为,我要是想看她怎么会自己先走了呢?其他猥琐男,又是直勾勾盯着看,又是尾随的,常常把妹子吓跑。所以,那时候我讨厌他们主要是因为,第一我当时认为我比他们清高(现在我不这么觉得了,我去都去了,不也还是想看么?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更会装而已),不希望在妹子眼中把我看成与他们同为一类人;第二我嘲笑他们不讲究方法,只会尾随,这样多半看到的只有背面不说,而且还会引起妹子警觉与反感,属于技不如人;第三他们老是吓跑妹子,连累到我。
这次的主角就是这群猥琐大叔的其中一个,而且是其中表现比较突出的。他不光直勾勾看妹子,尾随,而且还上前搭讪,有时候甚至动手。而且一个中年人,身材油腻,贼眉鼠眼,这形象气质配合那种猥琐感就更加扎眼了,而我一个(并不太英俊的)小生,又是有知识和素养的大学生,无论如何也觉得自己高他一头,这种优越感使得我更加鄙视他。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错了。
我跟他在澡堂里碰见的次数多了,他自然也记得我了。于是有一次,他主动向我微笑致意,打招呼。我特别意外,再加上我当时不是特别厌恶他嘛,所以被他主动致意心里还觉得很膈应,所以就很不自在地跟他点了个头,就继续自己泡自己的了。没想到他径直走到我身边开始跟我搭讪起来了,让我当时特别不自在(主要是不希望被在场的其他人认为我和他是一丘之貉,所以想和他保持距离)。一开始就问起,我是哪里的,我说啊,我是某某城市的,我是学生,云云。然后他直奔主题说,我看你也常来啊,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吧,经常可以看到很多中国妞。哎,敢情真的就把我当作道友了。我当即就回答他说,哼,我才不是来看妹子的呢,我就是单纯来享受温泉。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自己都心虚,没想到他直接打趣说,少来了,刚刚那两个女孩子你一眼都没看啊?我当时心里有一种吃苍蝇的感觉,因为我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主要目的是享受温泉,次要目的才是顺便饱饱眼福,并且以此为由自命清高,不屑他们这些猥琐大叔的优越感被他拆穿了,并且直接把我拉到跟他同一个水平上了。我继续嘴硬说,既然有我就顺便看看,但我主要目的并非如此。他就笑眯眯地说,那你还来这么勤快。他倒很自来熟也很亲切,面对我的自命清高他也没有跟我针锋相对,而是一直笑眯眯的,这多少让我舒服了一点。后来他也不管我的自命清高,开始跟我评论起刚才那俩女生,又眉飞色舞地跟我说起以往的“战绩”,真的是直接拿我当狼友一样跟我分享经验,搞得我很无奈,我在他面前想装清高都装不下去,他就是表现出一副认定我就是跟他抱着一样的目的而来这里的狼友的样子。也许不论我嘴上怎么说,他都已经把我一眼看穿了。而且他看我明明跟他一样是抱着色心来的还故作清高,不仅没生气,还直接自来熟一样地跟我称兄道弟,并且不顾我的傲娇作态,直接跟我开始交流起“打猎经验”,还真是个亲切而大度的人,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是值得佩服的。
再下一次碰到他,因为我对他稍微改观了一些,于是也开始主动和他聊了一些话题。我问了他是哪里的,原来他在巴黎开店做生意,是个小老板。我说那你从巴黎过来单程就要好几个小时,你还乐此不疲啊。他说这里值得他专程前来。而且他有助理帮他开车,嘿,我还真是小瞧他了。但是据他所说,他既不会法语,也不会英语,更不会德语,而且他有时候还说,要是能在这个澡堂打工就好了,就可以天天名正言顺看了,听着好像这类服务生的工作他一个大老板也愿意干似的。再加上他中年油腻又有点猥琐的长相给我带来的偏见,这些都让我怀疑,他真的是有能力和实力在巴黎开店当老板的吗?该不会在跟我吹牛吧。但是后来有一次在街上,我还真的看到他从一辆法国牌照的MPV上下来,有个年轻人帮他拿包,看来所言不虚。当时我还想,咋不让年轻小助理一起进来看妹子呢?当他的助理也太惨了吧。
再后来我们见的次数越来越多,聊的也越来越多以后,我也慢慢打开了话匣子。虽然还是坚持“我主要目的并非看妹子”的姿态作为前提,但我也开始跟他开始进行一些跟妹子有关的对话了。比如我说,就算你要看妹子,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啊。你直勾勾盯着人家看,还跟着人家,还跟人家搭讪,你这样会把人家吓跑的。回头人家体验不好,再跟亲朋好友甚至在网上一说,哎呀这个温泉别去,全是色老头,那更多的人就不来了,这不是破坏生态环境嘛。结果他说出了一句至今都让我印象深刻的名言:“本来会来这里的中国女生就都是骚逼,巴不得你看呢。” 这句话我至今都不敢苟同,太绝对了,而且说得太难听了。但是仔细想想,话糙理不糙。他当时继续解释说,既然明知道混浴还敢来的,肯定是不怕人看的。而且她们就希望别人多看,她们心里才美呢。这点在我这个系列的第二篇【“人来疯”的中国女生】里面也写到了,很多女生的确就是抱着那种想要被看的心态来的。不过,那是我后来(在这位猥琐大叔的点拨下)才逐渐领悟的,而这个大叔当时就已认识到这一点,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看来他虽然不研究什么预判、走位,但是对人的心理拿捏得比我准多了,并不是我原以为的那种不学无术的低阶色狼。
虽然如此,我对“骚逼”这个表述还是不喜欢,太难听了。而且说得绝对了,我认为那些女生并不是日常生活中一直都“骚”,只不过就是人生难得一次来到这种场合旅行的时候,又没有认识的人在,所以暂时放飞一下自我罢了。尤其是东亚文化圈的女性是比较压抑的,日常生活中有一种荡妇羞耻,所以难得有一次机会可以走一次反面极端,在他人面前裸个体,暂时性地释放一下,体验一种不同的感觉罢了。而且,后来我也在网络各个平台搜罗过其他人写的来这里泡温泉的游记、体验之类的,很多女生写到的表述都是“很兴奋”、“很猎奇”。我印象最深的是知乎上的一个问题【德国的男女混合桑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里面一个女生的回答,她说“本来更衣间是提供浴巾遮身子的,但我想到反正到里面也要拿掉被人看光光的,我就干脆从一开始就没遮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可见其实都是很正常的女生,只不过因为来到这个猎奇的地方才选择放飞一下自我而已,如果说“骚逼”就搞得好像她们日常也都很骚一样。
更不要提,其实还是有女生怕被看的,在这个温泉里显得很拘谨,比如我上一篇番外里面写到的那两个为了躲其他人活活在桑拿房裹着浴巾蒸了两个小时也不下水的中国女生。而更多的则是,我真的就是来体验温泉,虽然我可以做到不怕你看,但是你也别来骚扰我啊。这样的女生也并不少于那种爱展示自己的人来疯女生的,比如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女生的游记里写道,泡温泉本身很舒服,就算遇到亚洲人,只要举止得体也没关系,各泡各的,但是遇到那种眼神色眯眯的,一路跟着我的,就会浑身不舒服。有一个女生甚至在博客里嘲笑那个尾随她的猥琐男JJ小,可见她的不爽。所以我跟那个猥琐大叔当时争论的时候也说,但也有人是怕人看的,或者至少是怕被盯着看的,更别提你还去搭讪了。他说他有他的原则,首先有男伴一起来的他绝对不去搭讪也不会乱看,只会偷偷看;其次他去搭讪如果感觉妹子不自在,反感,他就立刻识趣离开了。我又对这个人另眼相看了。而且,后来我亲眼目睹了他的多次搭讪成功以后,我真的是大开眼界: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进来了一个中国孕妇,人长得挺漂亮的,看得出来怀孕前身材肯定也很标致,不过当时挺着个大肚子,他就上去搭讪去了。我看他俩聊得眉开眼笑的,过了一会儿我就听到他跟她要联系方式,她说我怎么给你呢?他就起身出去了,不一会儿竟然问工作人员要了纸笔回来,那个孕妇就从水里出来,裸着身子站在那里,接过他的纸笔给他写电话号码,都把我惊呆了。后来他跟我说,那个孕妇嫁了个德国人,工作挺忙的,自己现在怀孕了就跑来这里疗养,说这个温泉放松身心,还不用穿衣服,无拘无束的,对她和宝宝都好,而且男女混浴的这种淡淡的似色非色的氛围她也很喜欢。我当时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正如我一开始所说,我自己那时还是非礼勿视的,生怕妹子觉得我是色狼,躲还来不及,更别提主动去搭讪了。而且他在我心中就是贼眉鼠眼身材油腻又毫不掩饰自己色眯眯样子的中年猥琐大叔,他竟然还能搭讪成功。他还洋洋得意地跟我说,他可不止要到过一个女孩儿的联系方式呢,我说然后你们约炮吗?他说反正就聊着,看有没有机会。他还说遇到过一个女大学生,他不光直截了当表示自己就是来看妹子裸体的,那女大学生也不介意,而且还要求她“下次多带几个女同学一起来给我看啊”,那女生竟然说可以,但是你不能表现得好像认识我一样。我真的服了,真的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对当时心里还生怕被妹子当成色狼的我来说,完全是颠覆了三观。我也是第一次明白,其实男女之事并非单纯就是男人是大灰狼,女人是小白兔,女性也有自己的悸动的。
但是他这样真的大大启发了我,既然他这样一个贼眉鼠眼身材油腻又毫不掩饰自己色眯眯样子的中年猥琐大叔都能搭讪成功,那我一个文质彬彬的有知识有谈吐的大学生难道还能比他差了不成?所以后来我也开始主动跟来这里的女孩儿们打成一片了,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与人赤身裸体相视对聊,可真的比形同陌路的感觉好多了。而就算没有搭讪,全程无话,我也不会故意躲着妹子了,该看就堂堂正正地看,我发现妹子真的不会太反感的。不过我的眼神并不色眯眯也不直勾勾,还是更注重得体的,而且我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加一点羞涩进去,毕竟我是小生嘛,这样更可爱,嘿嘿。下一篇我就来写一写,我放下思想包袱以后,与我在温泉里相谈甚欢的妹子们。聊得最开心的是五个台湾女生,毕竟大陆和台湾的差异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除此之外,大陆人,日本人,韩国人都有聊过,敬请期待。
我跟那个大叔还有点相爱相杀呢,温泉里没有亚洲女生的时候他跟我可以相谈甚欢,但是他说一旦有目标他就要和我装作不认识了,他要单独作案去了。结果后来我也开始敢跟妹子说话以后,抢了他不少的生意,尤其是年轻学生,那必然跟我更有共同语言,哈哈哈哈。甚至还有好几次,他的色眯眯的样子真的把年轻女孩儿吓跑了,有的就吓跑到我这里来了,还跟我说,刚才那个大叔好可怕,我还故意借着踩他来拔高自己说,是啊,这么明目张胆这么猥琐,真讨厌。有两次我印象特别深,一次是两个刚来德国还在学德语的新生,在桑拿房里,当时人还不少,刚好只有他身边和我身边有空位,那两个女生就选择坐在了我旁边,哈哈哈哈,毕竟我是年轻小生。然后她俩就主动跟我聊了起来,我还给了她们一些在德国学业和生活上的建议。后来那个大叔也凑过来搭讪,我就说我先走了。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大叔一边邀请她们去自己那个躺椅那里躺着(我和那两个妹子当时的位置是座椅,他是躺椅,确实躺着比坐着舒服),一边伸手拽那两个女生,那两个妹子明显就吓到了,赶紧也跑出来,一边跟我一起淋浴一边说那个大叔好可怕啊,我还安慰她们说没事儿,躲远点就行了,后来那俩女生就一直跟着我了,啊哈哈。还有一次三个大学女生一起来,他也是一路尾随。我那天倒没兴致去搭讪,因为那三个女生真的就被他烦得像惊弓之鸟一样。后来大叔先泡完走了,又过了一会儿我泡完准备出去了,在那里淋浴,那三个女生也出来了,也在那里淋浴,一点也没在意我。但是再后来那个大叔又从更衣区回来了,装模作样在她们身边又冲了一会儿,她们就立刻很拘谨。后来大叔走了,我就听到她们说,烦死了,那个大叔怎么还没走啊。但后来我跟他聊过,我说你烦到她们了。他说其实这是他的一种快速筛选方式,见人就搭讪或者尾随,不掩饰自己的色,如果对方不反感就有戏,说明对方是他口中的“骚逼”,说不定还能摇到联系方式,如果对方反感那就拉倒。看来我跟他虽然互相借鉴,但终归流派不同。就算我也会跟人搭讪聊天了,但我仍然走的是正派路线,跟妹子交流混浴的感受也是说心无杂念很舒服(比如有一次有个台湾妹子就问我,喜欢穿泳衣那种温泉还是喜欢这种裸体的,我说我喜欢裸体的,因为身上没有泳衣的束缚很舒服,这种伊甸园的感觉也很让人心无杂念,台湾女孩儿说她一开始还有点紧张,后来也有这种感觉,尤其是看我真的心无杂念的样子也感染了她,她也很放松了),只求在温泉里萍水相逢的时候聊得开心,互相留个好印象就好,没有别的想法;而那个大叔就是直接亮明自己就是冲着好色来的,筛选志同道合的色女,能约炮约炮,能给他带来更多福利就给他带来更多福利,最不济至少两个人可以互相满足对方的色欲。所求不同,方法自然就不同。这种感觉就好像我练的是武术正典,他练的是邪典一样,哈哈。
去年圣诞节,这个温泉时隔两年的停业终于又重新开放了,我在圣诞假期又遇到了他,果然跟我一样,怎会错过久别的重逢。但是后来因为疫情反扑,温泉又短暂停业了一段时间,直到今年3月才重新开放,在那之后我就没再见到他了,按说他不可能没关注到这里又开放了的消息,也许是他有什么变故,比如离开欧洲了或者怎样,来不了了吧,我还是挺怀念他的。毕竟他完全改变了我原来的想法,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方面他以自己对自己好色的坦荡,虽然直接却也友好地戳穿了我的自命清高,并且让我逐渐开始接纳自己,放下道德包袱:要么你真的很正直你就别来,既然来了就别给自己找别扭,坦然享受;另一方面他现身说法地让我意识到可以不用那么拘谨,甚至可以主动和妹子聊天,而我的表现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然我没有完全接受他纯粹猎艳的那一套,但他对我的泡澡体验也有了极大的改观:因为没有了道德包袱,我后来才不再躲着妹子以至于白白错过很多美景,并且还逐渐研究出了提前走位和预判的技巧(在方法论上我认为提前走位还是比尾随要好的,虽然那个大叔本人认为没必要,甚至他就是用尾随的方式来筛选色女);因为敢于和妹子聊天,我也收获了更多更美好的体验,在这点上我真的该感谢他。可惜,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他叫什么,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关于这个猥琐大叔就先写这么多,下次我就来写一写被他打通任督二脉以后我在温泉里与路人妹子裸体聊天谈笑风生的经历。下期再见。 德国混浴温泉的回忆 - 为我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猥琐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