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淫荡勾人无限的女友表姐,操爽潮吹后爆出4p经历

2022-06-23

我的初恋,也是同学,漂亮的邻家女儿,当时两家也的确是相识的。我的初恋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人长得很甜美,身材也不错,就是有点娇小玲珑。
大学毕业后,我们就同居了,老爷子当年还风光的时候,在市里买的一套三居家,当时也是很不错的小区。初恋是幸福的,像个结了婚的小妇人,经常也叫朋友来家里做客,一边开心一边显耀。可曾想,这么乖巧贤惠的女友,居然背着我跟男同事去看电影。不过也是因为她,让我知道,没有男人坚持而碰不到的女人。当然,这是后话了。这次主要是我想起了她的表姐,一个比她让我回忆起来更激动的女人,以至于跟她的点滴,至今记忆犹新。
为了方便,表姐就叫叶吧。叶出落得很标致,主要是身材就是那种火辣蛊魅的,俗称前突后翘,跟初恋完全是不同的风格。最关键,叶是混过社会的,前男友还是个有点江湖地位的人,当然不是本市。她回到本市,找了男友打算结婚的,男友很爱她,也是很彪悍潇洒的潮人。叶作为社会人,是很自来熟的性格,经常组织初恋和我跟他们一块吃饭、玩。初恋跟她虽然性格迥异,可是感情却非常好。后来叶和男友结婚了,男友一改潇洒潮人的形象,非常地努力工作顾家,而且不允许叶再抽烟了。
当时他们还没买房,所以叶没事就跑我们家里,有时候她老公出差几天,她索性就住家里了,跑到阴台快乐地抽烟。
初恋也是心很大啊,这么一个惹火的女人拉家里,我又火气方刚的。可以说,有时候在洗澡的时候,听到外面说话的表姐,我都硬梆梆地不好收拾。而叶呢,可以说近乎开放,经常穿的都是很暴露的衣服,低胸、短裙。印象最深有一次初恋在主卧洗澡,表姐刚从外面回来,在客房收拾衣服。当时她穿的是一件宽松的T恤,蹲在地上收皮箱里的衣物,好像是准备洗澡。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一眼扫过去,心扑通跳起来,她下面裙子脱掉了,只穿一条安全裤——一条很紧身,也很短的四角安全裤,于我而言,跟内裤也差不多。为了看得仔细,我故意起身走去倒水,又走回来,从多个角色偷窥——叶测身蹲着,浑圆的屁股轮廓展露在那里。
那天晚上,我狠狠地操着初恋,故意拉开她悟嘴巴的手。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对又大又翘屁股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爱恋。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初恋在做爱的时候变得主动而且骚,开始接受各种姿势,而且还同意给我口了。那时候傻,现在想起来,必是有高人指点调教了。我们还买了玩具,当时可以说相当的高级和贵,进口的,震得初恋高潮不断。尽管如此吧,我还是经常在操她的时候,想着叶,想她浑圆的屁股,想着她不经意间露出的短裙里面的黑色内裤,想着她低胸的时候那雪白深邃的乳沟。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和初恋喜欢在客厅的沙发上做爱,沙发是个好家具,做爱的时候可以摆出各种姿势各种玩法。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正直晚夏,天气还很热,叶的老公出差,她是个时刻需要有人陪的人,于是迫不急待奔我们家来了。那天是周日,我们一块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初恋去洗澡,我跟叶在客厅看电视。看着看着,她手里拿着那个工具,先是半信半疑的眼神看我,问:“这啥玩意啊?”
我心里一惊,才想起昨晚和女友完事后直接就放在沙发上了,毛毯盖住了所以我一直没留意收拾。那会我还是单纯的小男生,脸也的确刷得红了一点。
“挺会玩啊……”表姐扑哧一笑,一边指着主卧,一边小声说:“看不出来啊,莲儿可以嘛……你教的吧。”
我故意把嘴唇眠起来不说话,似笑非笑。
“这玩意爽不爽啊?”
”又不是我用,我哪知道。“
”对啊,我该问莲儿……也不对啊,她爽不爽你感觉不到啊。“
”还行吧,你试试。“
”去去去,恶心,赶紧收起来。“叶嫌弃地把玩具扔我身上,笑眯眯转头看电视。
我看着她好像嘲笑我们小年轻的表情,就故意一直盯着她的身子看,她明显余光感受到了。转头说:”还楞着干啥啊,不收起来等莲儿出来用啊?“
我也是开怀一笑,死皮赖脸地说:”看着你馋,你在我们可没法用了。“
”切,后生仔还挺会撩啊,今晚要不要阿姨教你们几招啊……老树盘根、老汉推车……“叶特意压低了声音,然后坏坏地笑了起来。
”你这两下子,估计莲儿都看不上。“
”啧啧啧,说说看,你们还会啥?让我长长见识。“
这么一问,我倒真不知道怎么显摆出来了,但男人嘛,总得给自己长脸。”总之她高潮迭起。“
”你就吹吧,小样儿。“
”吹也可以。“
直到女友出来,我们才止了话题。
”聊啥呢,贼嘘嘘的。“女友看着我们问。
”聊我们家装修的事呢,你家李少不是号称专家嘛,我得跟他请教请教啊。“不得不说,女人掩饰起来,那真是不留任何痕迹的同时,还能给你挤兑一翻。
”在表姐前面哪敢称专家啊,现在表姐厉害了,说下回我们装修她得指导指导。“
”是嘛,姐,你可别听他胡扯,他懂个屁。“女友以为我两又在贫嘴呢。
”不,李少懂得可多了,他说啥工具都会用?“
我心里暗惊,还好工具我收走了。
”是吗?“女友靠在我身上,捏我的脸说:”倒说说看,你都会啥啊?“
”冲击钻。“我淡定地说。
表姐扑哧一声,说道:”厉害厉害。“女友迷惑地不知道她笑啥。
那晚上我硬梆梆一晚上,因为女友来姨妈了。
第二天从房间出来,把沙发上的叶吓了一跳,因为她下身穿着小内裤坐在那里。
”你怎么还在?“她拉过毯子盖上。
”我为什么不能在?“我盯着她的白大腿脑子一下子全醒了。
”不上班吗?“
”哦,我下午有事。“
”回去,回去……“叶朝我房间摆手,示意我回避。
”哎呀,专家,这有啥好回避的嘛,我见得多了。“
”赶紧的。“
我返回房间,还正经得关上了门,但我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听着她穿拖鞋走路的声音,赶紧拉开门探出去,”啊……“
表姐直蹑手蹑脚赶回房间,上身是T恤,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小内裤,三角区性感迷人。果然被我吓住了,顿在那里,轻拍着胸口。
”小混蛋……“然后赶紧回房去了。
回味她衣服里面跳动的奶子,我哈哈大笑,然后回去洗脸刷牙。
等我回到客厅,叶已经穿好裙子坐在那里了。
”有你好看的,敢吓我。“
”哪能吓得着你啊表姐。“
我们胡侃了一阵,一起下楼吃早餐。回来的路上,我跟在也后面,看着她婀娜俏丽的屁股,短裙下雪白的大腿,还有上楼时似见不见的内裤,让我恨不得直接从后面扯下她的裙子,就地就狠狠逛操一顿。
”我一直很好奇,莲儿这么清纯,会是怎么样的呢?“
”那是你不了解她,她可野着呢?“
”说说看……“
”不说,谁知道是不是她故意让你测试我。“
”哎呀,小样,还挺有反侦察意识的嘛。“
叶测过身对着我,抖着两腿,笑眯眯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刚刚还说都坦白的。“一张一合的腿,似乎是向我挑战。
”你不说也没关系,套莲儿的话那是易如反掌。别到时我问出啥来,你自己下不来台。“
”十米跳台我都跳得来下。“
”牛牛牛……这么厉害,咋还用工具啊?“叶笑眯眯的调侃着我。可见传闻是真的,叶以前做过酒吧,所以对男女这事才能这么淡定的盘根问低啊。
我闭口不语,又想了想说:”要不你用用就知道了。“
于是我进房间。
”你干嘛,我不需要……真不需求……“
我拿出来的时候,叶红着脸,笑得前颠后颤,摆手笑说:”我真不用……你拿回来!“
”这可是几千块的意大利货,一般人还买不到。“我故意夸大其词,打开开关,轻微的震动声音传来,在我手里高频率地震动着,我扔在她裙子上面。
”洗过了没啊,恶心玩意。“
”洗过了,给你洗得干干净净的。“
叶拿在手上端详着:“看起来是挺高级的,材料也不错。”
”表姐看来经验丰富啊。“
”还行了,跟你们比那是差远了。“叶找到一个按钮,”怎么关啊?“然后按了下去。
震动加强了,叶的手也跟着震了一下,再按一下,更强了。
“什么JB玩意。”
“哈哈哈,这是智能产品,关不了,除非用的的高潮了。”
“唬谁呢?”叶扔过来给我,“赶紧关了。”
“真关不了……”我扔回去。
叶扔回来,我们来回扔又嘻闹着。我看她完全没有尴尬的意思,也便鼓动了我的胆子。趁她一个不留神,我拿着玩具,直接伸到她裙低,碰到她两腿根。
叶大叫一声,“干嘛!”身子缩了回去,脸上却是忍不住笑的表情。
我探过身子,左手压着她,右手继续把工具往她大腿根上压去。
叶扭动着身子,推着我,夹紧腿,一边笑红着脸叫道:“哈哈,不要不要,真不用……啊,哈,不要啊……”
我一边痒她的肋骨,一边用力探,强烈的震动,每碰到一下,她都“啊……”的一声呻吟,然后又扭动说:“不要了不要了……”
慢慢地,叶拒绝的呼声终于被呻吟声盖下去。腿紧紧地夹着我的手,工具压在阴部,她扭动着腰枝,比手叉在身后,仰着脸,发出诱人的呻吟。
“啊……不要……啊……”时不时还伸出右手,轻推我拿着工具的手,表示拒绝。
我看她这神仙一般的身段,哪里还忍得住,把她T恤推上去,拉下黑色的乳罩,半只又白又挺的奶子弹出来,我舔上那深红的奶头。
“啊……不行!”刚舔上去,叶就严厉地说道,把我的手和脸推开。
我探过头,亲她的嘴,她迎合地张开跟我舌吻。不愧是经验老道的社会女,舌头长而灵活,不断地跟我的舌头纠缠着,还不停地吸我。
我另一只手继续摸索她的奶子,她又把我推开。我下面涨得难受,把她裙子拉上去。
“不行!”叶盯着我严肃地说着。
“为啥,你想憋死我啊。”我用坚硬的鸡巴顶了顶她的腿。
“我管你呢。弄可以,但不能碰我。”
“碰你怎么了?”我又撞了一下她大腿。
“不听话我就走。”红扑扑的脸,眼神不像是开玩笑。
要不说当时还是年轻,乖得像奶狗。于是我乖乖地为她服务,拿工具在她裙子低下操作着。我轻轻地伸出中指,隔着内裤摩擦她的肉缝,内裤湿得一踏糊涂。我企图从内裤边缘伸进去,她又盯着我,不给我进一步。真是奇怪的要人命的女人,把男人拿捏得死死的。快到高潮的时候,她扶着我的手,引导我把工具压在她最敏感最舒服的地方。伴随着她一阵抽搐和低沉的呻吟,表姐高潮了。
叶翻身趴在沙发里面,背对着我,紧紧地夹腿,感受她高潮的余韵。看着她肥美的屁股,我实在忍不住,把脸整个趴在上面。一边抚摸她的光洁的大腿。还好她只是夹紧腿不让深入,并没有拒绝我的抚摸。
她把自己紧紧靠在沙发上,整得我一个硬得发疼的小伙子,居然无从下手,对着一个刚高潮完的火热女人,我即不能嗅她的美穴,也不能品尝她娇嫩的乳房,甚至想亲一下她的嘴都不行,这可真的要把我憋疯了。于是我索性把裤子脱了,把鸡巴压在她光滑的腿上摩擦。我像个发了情的公狗,在她身后到处寻找可以下吊的地方。叶也不管我,随意着急乱撩。我把鸡巴放到她脖子上,龟头流出的液体浸在她的皮肤上。叶用手摸了一下,坐起来,盯着我。
“是挺智能的啊,完事就关了。”
“它关了,我的还没有啊。”我挺了挺向上翘起45度的鸡巴。
“关我屁事。”
“你这就没良心了啊。”
叶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像剪刀一样夹着龟头,笑着说:“还挺大的嘛。”
“我高潮后就想睡觉,你自己搞定吧。”说着就要起来。
“那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随你自己怎么做。”边说边要进房。
“我要做你。”我挺着鸡巴紧跟后面。
“反正我不给你做。”
我从后面抱紧她,舔她的耳朵,隔着衣服用力揉她奶子,坚硬的鸡巴顶在她屁股沟上。
“别这样……我可不想你对不起莲儿。”叶急促地呼吸。
“都这样了,我管不了……”
叶转过身,再次和我接吻,我们抱得紧紧的,我甚至对她略带烟味的嘴很是兴奋。
“我帮你弄出来,但我们不能做。”
我思索再三,男人嘛,这个时候,只要能射出来,怎么都好。我们重新回到沙发上,我躺下,她纤细地手指套弄着我的鸡巴。实在是硬,她附下身含了进去。
我拉她的屁股,她不愿。
“不让我做,也得让我摸着,否则多难受。”
叶妥协了,把屁股欠过来,坐在我旁边。我用力扯她的裤摆,她最终轻抬屁股,我把裙子拉到肚子上。我脱她内裤,她不给。我这时候算是大致摸清她的心理套路了,简直就是欲拒还迎的最高境界。我把她的屁股拉过来,以她的经验,难道还不懂男人迷恋她什么吗?
她一边舔着我的鸡巴,一边把屁股跨到我脸上。我隔着内裤舔她的阴道。她嗯嗯啊啊地发出模糊的呻吟。我扯下她的内裤,没有用,只能扯到屁股,叶真是性场老手,知道我扯也没用,任我着急犯浑。我看不行,近在眼前的骚逼就是吃不到,于是一根手指拉开她的内裤边,用力往旁边一扯。
叶意识到我的动作,啊的一声,想移开屁股。可是来不急了,我舌头已经伸上去了,尽情地搅动这又肥又咸的骚逼。
“不行……啊……不行了……呜呜……不行啊……”
我不管她了,双手紧箍她的大屁股,舌头尽情舔着她整个骚逼,时而伸进阴道,接着又专攻阴蒂……这方面,我自为是颇有天赋的。
叶本来高潮后的逼就一踏糊涂,这没舔几下更是淫水横流,鼻子充斥着浓浓的骚味。叶前后左右摆着屁股,大声地淫叫着,都忘了给我舔鸡巴了。
我挺了挺鸡巴,碰到她的脸。她急忙忙的起身,把屁股挪到我鸡巴那里,自己掰开内裤套进去。可是我鸡巴实在太翘了,这个方位根本不好进去。于是她又急匆匆转过身,对准她的阴道口,准确地重重地坐下去。
啊,他妈的终于灵肉结合了,紧致滑溜地阴部,出乎意料,我的第二个女人,这阴道居然比我娇小的女友还紧。叶一边扶着内裤,一边熟练快速地上下起落。交合的地方滋滋有声。大概就几十下我就有射的感觉,我说我忍不住要射了。她也不管我,我一边射,她还一边套着。在我鸡巴射出最后一滴时,她也追着我的尾巴高潮了。高潮的阴道像是四周都长着肌肉,紧紧地吸着我射精后的鸡巴。那种在紧迫中追逐高潮的畅快淋漓,时至今日都无法忘杯。
年轻的鸡巴射完还是坚硬无比,我一直用力顶着她,每顶一下,她就啊一声轻叫,直到我的鸡巴开始软下来。
“我真是坏女人……啊……”完事后,叶用纸巾擦拭下体,又收拾好裙子坐在那里,开启贤者模式。我嘻笑着,去拉她的手。叶看着我,“你定力这么差,真对不住莲儿。”
“那是你太美了。”
“比我美的女人多了去,莲儿这么漂亮你还不满足。”
“我很满足,只是对着你忍不住。”
“贫嘴,男人对哪个女人不是这么说。”
“真的。”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
“别,你还不够啊。”叶推开我的手。
我扑倒她,压在她身上,用劲地吻她。
“啊……”一阵长吻后,我舒了一口气,“可能永远也不够。”
叶红着脸,盯了我一会,又吻了上来。不得不说,年轻那会的身子真是精如牛虎。一阵热吻后,我的精力已经恢复了七八程。我拉她的衣服,女人不再抵触。脱下T恤后,我拉下她的奶罩,看着两个比女友大得多的洁白奶子,我疯狂贪婪地舔着。叶把我拉上来,深情地看着我,问道:
“喜欢我吗?”
我点点头,附身亲她香滢滢的脖子,她的脖子纤细雪白,很有女人味。
“去洗一下,今天让你爽个够,过后忘了这一切,和莲儿好好过。”
我才不管过后怎样,跟她一起洗了个鸳鸯浴,在花洒下,从后面轻而易举又插进去了,她的骚逼一直都是滑的。
“到外面去吧。”她让我停止抽插,擦干身子,我们回到客厅。叶像是长违的情人,光着身子斜趟在沙发上,下面特意垫着浴巾。大腿M型分开,露出非常漂亮淫荡的阴部。我迫不急待地要插进去。
“舔一下,喜欢你舔我。”我这才知道女人原来可以这么直接。我附下身去,快意地品尝刚洗完澡的美人穴。和女友不同,叶的阴唇很漂亮,看起来粉嫩细致,最关键是舌头一动,叶就像得到授令一般,淫叫起来,给人无限的心理刺激。没几下,她下面就水流如注了。这时候她还开启了工具,一边刺激自己的阴蒂。
刚刚还矜持和坚持的女人,一下子变得像是一个专注享受自己性爱的女生。叶表情淫荡地呻吟着,叫我快点插进去。我跪在前面,很轻易就整根插进去。
叶双腿张得老开,一边刺激阴蒂,一边调整姿势,好让我插到她某个特殊的部位。然后开始舒畅地呻吟。
“啊……啊……啊……好舒服……”
看着这么淫荡的女人,几乎想射,就停下来缓一下。这时候叶会耸一下屁股说:“动啊……”
于是我又得慢慢动起来。我想起古书常写的九浅一深,于是就照做了。先是用翘起来的龟头,轻轻研磨她的阴道前壁,接着重重地顶一下。
叶的呻吟声逐渐升高、加快。最后一声令下:“快动,快……”我照令快速抽插。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叶大叫一声:“啊”,接着下面洒出一激热流。叶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我一边震惊,一边快速抽插。叶拿开工具,过一会又忍不住压上去,接着又喷了几次。
此颜此景,我再也顶不住,扶着叶的大腿,以我腰技所能承受的最高速度最大力度撞击着,将第二把精液重重地射在里面。
我全身紧绷地往前顶,叶的身子还在一抽一抽地颤抖着。
回望半生,为什么我的性爱总是特别满足,我想全得力于叶对我的引导和传授。我很有幸在年轻的时候就遇到她,是她让我知道女人的性是多么美妙。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A片里女人潮吹是假的。可是女人和你的性打开了,是很难轻易关上的。我们并没有像她制定的计划,爽完那天就忘掉。
在过后的日子,我们总是保持着暧昧,甚至女友还在里面洗澡,我就趴下她的内裤,舔她又咸又骚的骚逼。然后我晚上大力操女友,搞得隔壁的她靠自慰解决。有时候反过来,女友去丢垃圾,她急切地拉下我的内裤,也不管我没有洗澡,把我的鸡巴含硬,然后让我插她几下。而我们也经常白天偷溜回家做爱。她的性欲总是很强,而且也很懂得把我的性欲调教到最高状态再让我操。
而我们的相处态度最终女友也有所忌讳,渐渐地她故意疏远我跟叶的关系,甚至她再去找她表姐,索性就不带上我,也很少叫她表姐来家里了。终于有一天白天我忍不给叶打电话。
“怎么,想我啊?”
“想得我鸡巴都疼了。”
“这么巧啊,你猜我在哪里?”叶的声音很低,接近悄悄话。
“这怎么猜啊?”
“我在上班,可是裤子脱掉了。”
“啥?”我脑子嗡地一下,第一反应是这女人不是跟同事出轨的吧?
“我在厕所呢。”她很轻地说:“我刚才开会就想你,想你硬硬的鸡巴,都湿了。”骚货真他妈会勾引人。
“我操,我去找你吧。”
“那你过来接我。”
我飞奔下楼,开车直奔叶的公司。到了地下停车场等她,那个时候白天停车场车流不大,我就寻思着,等会车上就得操死这淫娃。没多久,叶下来了,一贯的风格穿着短裙。坐进车我们就热吻起来,我忍不住开始在她身体上上下其手,猴急地一会揉胸,一会掏逼。手伸到下面,果如其所说的湿哒哒一片。想说来个车震,叶坚决不从,要回家里做,还在我耳边发出淫荡的声音说:“我要回去,我要在你跟莲儿的床上做,我要用你们的工具,我要喷水。”搞得一路上我的鸡巴就没软下来。
一进家,我们就抱一起,互相脱衣服。年轻那会我都是休闲装,两子就脱光了。我们双双都光溜溜滚到床上,自然而然就69起来。
要是真心说,这大白天又是夏天,叶的逼味道还是挺大的,不过就是骚,并没有异味,每次舔她的逼,都感觉她经过精心护理,味道比女友的好闻好多,刺激着男人的神经。听人说,女人的体味,其实就是逼味冲淡的味,我看不假。大家如果觉得哪个女人的体味很好闻,十有八九她的骚逼的味道也不错。
水流得差不多了,感觉也到了,叶让我拿工具,她主动在屁股下面垫一个枕头。于是我一边抽插,她一边刺激阴蒂。叶的另一个手还时不时摸我们交合的地方,然后伸到嘴里舔起来,真是十足的淫荡。
“操我,好舒服,啊……”这次叶的高潮来得特别快,我估计都没到一分钟,她就喷水了。等她喷完,高潮缓过去,我把她背过身跪着,我喜欢从后面操她内射。叶从来不管我内射,她说还没打算要小孩,都是吃药避孕。看着她的健美的大屁股,深深的腰沟,还有淫荡的呻吟,我也不再忍着,使劲撞击她的屁股,啪啪声中射得爽快淋漓。
一顿快炮后,叶说怕不怕莲儿突然回来。
我心想我当然怕啊,“她不会的,她就算回来都会先跟我说。”
“跟我说说你们怎么做的。”
“说啥哦,有啥好说的,就这样啊?”
“她有我这么骚吗?”
“她比你差远了。”
“她用这个吗?”说着把工具压在阴蒂上,“呃……”
“用啊,不用的话她很难高潮。”
“嘿嘿,是你太快了吧。”叶挑衅地盯着我。
我看着她那个骚贱样,对聊女友也有点抵触,突然心里产生一种真应该找其他男人一起把你轮奸的冲动。
“你这骚货,是不是没满足?森哥平时是不是也搞不定你。”
“是啊,想你们一块操我。”叶舔了舔嘴唇,眼神里充满淫秽。我心想,骚货啊,还好不是我老婆。现在回想,真有这样的老婆,何尝又不是一件美事。
“啊……快操我,我还要……”叶开启了工具。
“刚才忍着没喷够,我怕床弄湿了你晚上不好交待。”
“小骚货……”我压上去亲她。
“唔……啊……”
“要是莲儿回来你怎么办?”我好奇地问。
“管她呢,我拉上她一起让你操,你一定爽翻天吧。”不得不说,作为男人也不是没有这么幻想过。
“你一个我都搞不定。”
“有它……我跟你说,我是双性恋,我可以帮你搞她。”这个淫娃,真是再一次开导我的三观,就她这一句话,我鸡马瞬间就起立了,我掰开她本来就湿润的阴道,一下插进去。
“你也是个骚货,这么硬,是不是被我猜中了,你想一块操我们姐妹很久了吧。”
“不,我想跟森哥一起操你。”
“好啊……啊……啊……王八蛋快一起操我……”
第二次,在她的这种刺激下,硬度不减,可是时间去大大增加,我是一刻不停地抽插着,中间换了后入,还是大力度地抽插。
叶呻吟不断,还不停说着淫话刺激我,“不过我不想阿森跟你,我想你找别的男人一起操我好不好……啊……我的天啊,我要爽死了……”
“带上莲儿,你们轮着操我们,好不好……”呻吟夹着淫荡的言语,我感觉我的鸡巴几近发麻,直到她第二次高潮,无力地趴在床上。
我压在她身上,从屁股缝插进去,一前一后地顶着,这个姿势我生平第一次用,虽然不能全根进去,可是阴道的包裹性很好,而且又紧。
“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试过啊?”
“是又怎样?”叶高潮后迷糊地回答着,我一边抽,她一边发出“呜……呜……呜”的轻声呻吟。
“啥时候,跟谁?”
“以前男友,跟她兄弟一起操我。”3P这事情跟潮吹一样,那时候的我觉得都只存在于A片里,叶又一次让我认识了性的更广大的世界,我的鸡马明显又硬了一圈。
“啊……好爽啊……”
“就你一个女的吗?”
“是啊,三个男的一起操我,爽死我了。”清纯的我,那时候还想着:“什么鬼,不怕有病吗?”可是下面却感觉得马上爆发了。
“啊……啊……啊……”
我架起双脚,半蹲着,鸡巴对准半抬起来的骚逼一阵猛烈输出,然后射进去。
“我就是这样,一但发情,多少男人可以……”这是那天叶睡着前最后一句话,而我,则陷入了迷茫。
我和叶睡了个小憨,睡醒叶说好在你现在一个人就能满足我了,当然我那会儿心里是怀疑的。不过对于多人这件事,年轻的心里充满欲望和抵触,以至后面的发展,让我无从适应。也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是真神,那天晚上初恋问我白天有人来过吗?我真是吓得一身冷汗,强装镇定说没有吧,我不在家,进贼了吗?从那时候起,也是奇了怪了,本来非常恩爱的我们开始经常吵架,本来乖巧的她经常发脾气。有一次我们互相拆台,我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同事去看电影。她一听火也大,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表姐那些破事。
至于男人嘛,不可能承认任何破事,而且我坚信她不过是怀疑罢了,我说我他妈跟她有事我天打雷劈,女人骂完一个劲地哭。
几个月后,我们终于还是闹到分手,尽管她小心谨慎,但我以敏锐的侦察能力,还是发现了她跟一个男同事的合照——一张刻意隐瞒我的合照,相机还是我买的。我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实在不愿委屈自己,很有谋略地把她甩了,顺便把她一个小姨妈也他娘的操了,这些都是后话。
而她表姐,哪怕在我操她小姨妈(也是叶的小姨妈,她们有共同一个外婆)的时候,也跟我保持着纯纯的深度炮友关系,直到她怀孕。 极度淫荡勾人无限的女友表姐,操爽潮吹后爆出4p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