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山西再续缘,玩完D奶操E奶(1+2p)

2022-06-05

书接上回
其实萍姐是个专情又保守的女人,从谈恋爱到结婚生子都只有老公这一个男人。当初在农村结婚都比较早,她18岁就办了酒席和老公结婚,结婚当年就给老公生了个孩子,之后又生一个。或许她本就该这样相夫教子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了。但一些机缘巧合让萍姐渐渐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
这里不得不提萍姐的闺蜜。闺蜜虽然不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但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专情。闺蜜19岁那年遇到了37岁的情人,这一好就是十几年。两个人就算是在闺蜜恋爱结婚生子期间都没断过。因为经常要给闺蜜和情人私会打掩护,萍姐也耳濡目染对性和爱有了自己的向往。
而萍姐的老公只能算是普通男人,无论是性还是爱,老公是越来越不能满足萍姐了。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萍姐也时常抱怨老公不行,不仅次数少了,还没法让她高潮。她老公一听,嘴上不肯承认,但心里还是很着急的。这一着急就有点病急乱投医。
萍姐老公有个一个哥们,一个货车司机。这哥们走南闯北,可谓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萍姐老公就向这哥们打听房事技巧,想着能在萍姐面前重振雄风。要说萍姐老公实在是傻的可爱,也不想想这哥们靠不靠谱,几杯酒下肚,就什么都和哥们交代了。
从这之后,这哥们有事没事就总往萍姐家跑。蹭吃蹭喝的同时,还时不时的当着萍姐的面教她老公几招房事技巧,有意无意的谈论各种性事经历炫耀自己器大活好。不过无论是萍姐老公,还是萍姐本人,都觉得这哥们就是过过嘴瘾吹吹牛逼,另一方面他教的技巧还挺管用,萍姐老公还挺感谢他的,所以也就没多说啥。
没成想,后来趁着萍姐老公出差不在家的时候,他大晚上给萍姐打电话,借口酒喝多了,没法开车,想来萍姐家醒醒酒。进门没聊两句话,他就一下子扑到萍姐身上,把萍姐按在沙发上一顿乱摸,几下子就把萍姐的睡裤和内裤都扒开了,全身压着萍姐直接操了进去。
后来萍姐和我说起这事,说她当时是真没想到会这样,可以说毫无防备。而且她孩子就在次卧睡着,她怕惊动了孩子和邻居,不好解释。再加上这哥们确实身强力壮,萍姐也反抗不过。当时也就想着忍一忍,赶紧结束就好了。
只是这哥们确实厉害,没吹牛,鸡巴挺大也挺会玩会操的,抱着萍姐又亲又啃又摸又操的,还一个劲说萍姐身材好,奶子大,逼也紧,比他操过的女人操起来都爽,说这么好的女人只给老公操可惜了,说今天要让她好好爽爽,让她知道挨操有多爽。
萍姐哪经历过这些,这些年就老公一个男人,还是不怎么样的。这么些年,老公从来没在沙发上操过她。第一次在沙发上被操,还是被老公的哥们,萍姐心里其实是又害羞又害怕又刺激。在这哥们肉体和语言的双重刺激下,没一会萍姐就来感觉了,自己都感觉下面流水了。
这哥们在沙发上操了好一阵,把萍姐累得不行。弄得萍姐向他求饶,说自己受不了了,求他放过。他一听更来劲了,直接抱起萍姐往主卧去,把萍姐扔到床上,三下五除二脱光两人的衣服,然后就是肆意的玩弄奸淫着萍姐。
那一晚他用各种姿势操着萍姐,还让萍姐自己骑在他身上自己动。第一次操完内射之后还不过瘾,继续让萍姐给他舔鸡巴,舔硬了一翻身又继续操萍姐,最后还是内射。萍姐被操的高潮了好多次,也顾不上许多了。最后不知道操了多久,萍姐说等他走的时候天都有点蒙蒙亮了。
虽然这一次让萍姐体会到了不一样的性交快感,但那之后萍姐并没有再给这哥们操她的机会。萍姐说自己就是不喜欢他,太流氓了。再加上他和老公的关系,让她很顾忌很有愧疚感,所以后面都拒绝了他。时间久了拒绝多了,他也就不怎么找她了。
萍姐把这事和闺蜜说了,闺蜜反而替她高兴,说萍姐这下终于开荤了,还说萍姐已经给老公生了两个孩子,偶尔玩玩也没什么对不起他的,反正她老公也没对她有多好。闺蜜还拿自己举例子,鼓励她找个喜欢的男人,体会更舒服的感觉。有这样的闺蜜,萍姐自然也是有样学样。不过萍姐和闺蜜还是有点不同,闺蜜是从头到尾只爱一个老情人,和别人最多就是玩玩,而萍姐是每次都爱一个情人,一下就爱得死去活来的,爱得深受伤也深。
上次我去找萍姐,受到萍姐的热烈欢迎和激情交合,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时候萍姐正和情人闹别扭呢。我去之前,萍姐正和附近煤矿的一个中年小领导打得火热,两人缠缠绵绵半年多了。萍姐对他喜欢的不行,平时给他送衣送饭,对他言听计从,性爱上更是百依百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无论是车震野战还是内射口暴,萍姐一概满足。甚至有时候半夜等老公睡了,萍姐偷偷打车十几公里去煤矿上找他,在他宿舍或者办公室里缠绵到早上再打车回家,还和老公说去买早餐了。
但是男人嘛,终究只是玩玩,时间一久也就玩腻了。小领导渐渐对萍姐没那么热情了。萍姐自然感受到被冷落,心里又急又气。好几次跑到煤矿上去找小领导,小领导却开始避而不见。有一次,萍姐去找他,他说工作忙,让萍姐去宿舍等他。结果从上午等到下午,他也没出现,只是让一个男同事来给萍姐送饭。
然而送饭这个男同事,送了饭却不肯走了。非要和萍姐聊天,聊着聊着就想对萍姐动手动脚。萍姐这下就明白了,肯定是这男同事知道她和小领导的事了,说不定还是小领导自己告诉同事的。这下让萍姐是又伤心又生气,一气之下,直接拉着男同事就上床了。
其实萍姐就是想报复一下小领导,故意在小领导的床上让男同事操,还夸男同事操的更舒服。这下还挺有效果,小领导直接就翻脸了,两个人直接冷战谁也不理谁了。然后也就算是便宜了我。
我走以后,可能是小领导又寂寞了,而萍姐对小领导也有些念念不忘,总之两个人又藕断丝连旧情复燃。可裂痕一旦存在,哪是那么容易修复的。她俩的感情越发纠结,争吵和冷战也越来越频繁。最后萍姐跑到煤矿上闹了一通,两个人算是彻底决裂了。
萍姐这一闹,各种风声流言也传到了萍姐老公那里。萍姐老公虽没有实证,但也不能听之任之。他就逼萍姐删除了所有他不认识的人的联系方式,还断了萍姐的经济来源,一个月最多给萍姐200零花钱,其他支出都得向他申请。这就是为什么萍姐把我删了。
但俗话说,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时间久了,老公对萍姐的防范也渐渐松懈了,再加上有闺蜜帮忙打掩护,萍姐又渐渐自由起来,又申请了新QQ把老朋友都加回来了。得知萍姐正处在空窗期,我自然是自告奋勇要为萍姐排忧解难。萍姐也很期待,说还是我对她亲,等我来了要好好招待我。我说不用姐破费,姐手头紧,我是去招待姐的。弄的萍姐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次去山西,换了车次,改成了下午4点多到。一出站,不光是萍姐来接我,还有闺蜜和一个没见过高个的老男人。这老男人就是闺蜜的老情人,穿的还挺讲究,很大方的要请我们一起吃饭。盛情难却,只能恭敬不如从命。饭菜很是丰盛,味道也很有地方特色,只可惜她们三个总用方言聊天,方言我这是真听不明白。除非特意和我说普通话,否则我是真插不上嘴。但整体气氛还是挺好的,能感觉的出来,闺蜜和老情人似乎总在开萍姐的玩笑,说萍姐老牛吃嫩草之类,说的萍姐脸都红了。
吃完饭,他们带着我直接过马路,进了饭店对面的一家宾馆。让我吃惊的是,进了宾馆都没用登记。这宾馆的老板和她们三个很熟的样子,打着招呼就给了我们一张房卡,让我们直接上去了。进了屋,更让我吃惊的这是个标准间,两张单人床那种。
我当时确实有点懵,这是啥意思呢。只见闺蜜和老情人很自然坐到靠墙的单人床上,很自然的搂在一起。而萍姐则坐在靠窗的单人床上伸手招呼我过去。等我过去,萍姐直接搂着我倒在床上,在我耳边对我说,来吧,让老家伙兴奋兴奋。
我一开始还奇怪怎么萍姐说自己是老家伙,但是一看萍姐转头看向闺蜜和老情人,我一下就懂了。原来是要玩点刺激的给她们看。这可是我从来没体会过得,这下可是够刺激的。我立马来劲了,抱住萍姐就是狂亲乱摸。
萍姐的连衣裙,掀开。黑色蕾丝的胸罩,扒开。雪白的大奶子,抓住。挺立的乳头,含住。嘴巴在萍姐身上不停地亲舔啃咬,两只手在萍姐身上肆意的游走玩弄,全身压在萍姐身上翻滚缠绵。萍姐也配合的扭动着肉体,方便我的玩弄,嘴巴里时而呻吟时而呓语,双手熟练的解开我的裤带,不停摸索着我胯间坚挺的肉棒,不知不觉间双腿已经缠住了我。
激情之余,我偷偷望向旁边的床。闺蜜和老情人也已经在缠绵了,但比起我这边要收敛许多。老情人靠着床头半躺着,只是把裤子脱了,上衣还没脱。而闺蜜只是侧躺在老情人腿间,一边用嘴吞吐着肉棒一边欣赏着我和萍姐的激情表演,她身上的衣服还一件都没脱呢。虽然她衣服没脱,但我能看出来她的脸已经有了红晕,眼神中已经是欲望高涨了。
这时萍姐也转过头来,对着闺蜜用方言说了几句。闺蜜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后把嘴里的肉棒吐了出来,还用手摇了摇,故意给我们看似的。不知为何,她手中的肉棒虽然尺寸不错,但并不怎么坚挺,半软不硬的。老情人见状轻哼了一声,伸手就想去脱闺蜜的衣服。闺蜜娇嗔着打了老情人一下,推开他的手,自己起身脱起衣服来。
闺蜜毫不掩饰,很大方的面对着我这边就掀起了自己的上衣。随着上衣的掀起,先是看到闺蜜白嫩的肚皮和性感的肚脐,然后是红色的胸罩底边,红色的胸罩几乎要被撑破一样紧紧地裹着两个大奶子,硕大的胸罩也只能遮住一半的圆球,两个奶子就像两个随时要蹦出来的大白兔一样,随着闺蜜的脱衣动作猛的一颤一跳。深邃的乳沟,硕大的半球,雪白的肌肤,直击每个男人的要害。我很庆幸我当时还没有插进萍姐的逼里,要不然可能一下就被刺激射了。
闺蜜继续回手解开胸罩,E罩杯的大奶子挣脱一切束缚展露全貌,着实让人过目难忘。老情人就好像宣誓主权一样,一把将闺蜜拉入怀中,抱着大奶子玩弄起来。这下我是忍不住了,转头脱光自己和萍姐,抓着萍姐的奶子,下身向萍姐腿间用力,萍姐也主动张开双腿迎接我的进入。
接下来可把我忙坏了,一边抽插操弄着萍姐一边还时不时偷看闺蜜肉体。萍姐和闺蜜也发现了我的窘态,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开着玩笑,可惜我还是听不懂,只能看着她们三个笑。
笑归笑,可这老情人不知怎么是不太给力,抱着大奶子啃,闺蜜又帮忙撸,这才好不容易硬起来。闺蜜连忙脱了裤子坐上去,自己用力的骑弄起来,还自己抓着自己的大奶子来回揉搓。如此巨乳白嫩的女人在自己身上发骚,老情人依然很是淡定,看来真的是操的多了习惯了。但我在旁边看的是心潮澎湃,心里恨不得抓着那大奶子操死这个骚货。
心里激动,身体也跟着不自觉的猛了起来,萍姐就成了闺蜜的替罪羊,被我操的大呼小叫,一下子就来了一波高潮。这时,闺蜜那边突然停下了,只见老情人的鸡巴已经疲软的自己滑了出来,龟头上的些许白色液体似乎是已经完事的标志。这着实是出乎意料,有点太快了,感觉他们也就操了不到5分钟,连姿势都没换。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闺蜜和老情人已经开始擦拭整理了。这弄得我有点尴尬了,也不知道是继续还是不继续呀。这时候萍姐在我耳边悄悄说,没事,他就这样,习惯了,咱们继续。
我这边继续享受的时候,老情人已经穿好裤子,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就出门走了。闺蜜则是转身进了浴室,开始冲澡了。浴室一面是毛玻璃的,模模糊糊的影子看得我心痒痒。萍姐突然笑话我说怎么一个女人还不够你玩的。我一下子不好意思了,难道我表现得这么明显么。
萍姐忽然推开我坐起身,我一下子慌了,以为是惹萍姐生气了,吓得我刚要道歉。萍姐却向着浴室喊了几句,闺蜜也回了几句,我听不懂只能尴尬的支着鸡巴坐在床边。萍姐忽然对我一笑,趴到我耳边说,快去,操她,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萍姐就把我推到浴室门口,拉开门就带着我进了浴室。浴室本就不大,一下挤进三个人就更局促了,几乎是贴在一起。闺蜜还是很淡定的背对着我俩继续冲澡,我则傻愣着不知道该干啥,萍姐就一个劲把我往闺蜜那边推。
看着闺蜜圆润的屁股和白嫩的肌肤,我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上!我主动上前,双手抓住闺蜜的腰身,顶着坚硬的鸡巴在闺蜜屁股上和大腿根处乱蹭。闺蜜很熟练的伸手从裆下一掏,直接握住我的鸡巴,另一只手拿着淋浴头冲洗着手中的肉棒。
说实话冲的有点疼。我刚要往后躲开,闺蜜却弯腰提臀,用手一牵,将肉棒引到洞口,然后屁股向后一坐,直接将大半根肉棒吸入肉穴之中。此时此刻,男人再没有退却的道理。我顺势抓住闺蜜的大屁股,更往里一顶,将整个鸡巴都顶了进去。
可能是刚刚老情人操弄再加上冲澡的缘故,闺蜜的肉穴虽不是很紧致但是却格外的湿润火热,每一次顶到最深时都感觉鸡巴像被热水袋包起来了一样,格外的舒服。萍姐见我们忙起来了,便笑嘻嘻的出去了,临关门还不忘告诉我随便操,她带环了。
萍姐出去以后,地方更宽敞了,闺蜜的动作也大了起来,明显的向后主动顶着屁股,每当我深入之时就会发出啪啪的撞击声。不同于萍姐的呻吟浪叫,闺蜜只是单纯的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但每一声都有不同的高低婉转,听起来也是格外动人。
这难得的操闺蜜的机会,我肯定不会忘了享受闺蜜的大奶子。我带着闺蜜一转身,来到镜子前,让她扶着洗手洗,这样我就腾出手来从后面抓住闺蜜胸前两个蹦跳的大白兔。可惜一只手根本把控不了硕大的乳房,说是抓着,但从镜子里看更像是托着。
在雾气蒙蒙的镜子面前,肆意的操着一个E罩杯的白嫩女人,用鸡巴占有她火热的肉穴,用身体撞击她圆润的屁股,用双手玩弄她傲人的奶子,用耳朵聆听她本能的呻吟,用眼睛享受她淫靡的表情,没有那个男人不会为此疯狂。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什么技巧经验都不管了,就是本能的想狠狠操她,操死她。
反正就是一顿猛操,直接操到射,一下也没停。我感觉这下射精时间好长量也很多,猛烈地射了好多下才停,着实爽爆了,射完了都有点腿软。闺蜜更是被操的趴在洗手台旁直喘气。两个人缓了一会,闺蜜又贴心的帮我冲了一下,就让我先出去了。
我光溜溜出来,鸡巴已经没了刚才的威风。萍姐躺在床上就笑我,抓着我的鸡巴说挺卖力啊,现在还能来不?我这连忙求饶,这会说啥是不行了。过了一会闺蜜洗好了也出来了,裹着一件浴巾反而更加突出胸前的曲线了,看得我心还是痒痒。
萍姐和闺蜜又开始方言聊天,偶尔用普通话和我说几句,听来听去意思就是还是年轻的好,萍姐说让闺蜜也去吃嫩草,闺蜜说她没萍姐厉害,还能勾搭到北京去。聊了一阵,我这边慢慢有点恢复,下身又开始蠢蠢欲动,正想着今晚是不是可以体验一下左拥右抱的感觉了。萍姐和闺蜜却开始穿起衣服了。
我赶紧问咋了。原来闺蜜是医生,今晚要去上夜班。而萍姐借口和闺蜜吃饭才从家里出来的,闺蜜去上夜班,那她晚上自然要回家去。哎呀,我当时那个后悔难受呀,早知道抓紧时间多干两炮或者刚才就把闺蜜弄床上操就好了,说不定还能来个双飞。可惜也没办法,只能趁她们穿衣服的时候揩揩油,算是聊以慰藉了。
重回山西的第一天就此落幕。第二天也是很刺激的一天,刷新了我的三观。具体的我之前写过,请大家看之前的就好。
第三天中午就打道回府了,可惜这两天闺蜜都有事,在没见着。临走前给萍姐买了个包,买了件衣服,一起吃了个饭。中午快要去车站的时候,萍姐在酒店楼下等我收拾东西,准备打车送我去车站。我在楼上看着萍姐,心里又来了感觉,就招呼萍姐上来。萍姐起初还不想上来,催我快点收拾。在我一再要求下,还上来了。
萍姐一进屋,我就抱着萍姐往床上去。萍姐嗔怪着说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但萍姐还是顺从的跪在床边。时间紧迫,衣服也不脱了,把萍姐裙子一掀,内裤一扒,我这裤带一解,直接开干。一顿啪啪啪啪,将最后一点精华都留给了萍姐。
完事之后,两人来不及缠绵,赶紧下楼打车直奔车站。在进站口,两个人都有些不舍,萍姐更是有些动情,感觉眼睛都有点湿润了。或许这就是重情的山西女人吧。
这次一别,没成想再和萍姐相见就是四年后了。我和萍姐都各自经历了很多,再见的感觉也不一样了。具体的以后再写吧。
没有闺蜜的照片,找了一张网图代替,闺蜜身材没这么好,但是奶子的感觉就和图里一样萍姐的奶子没有闺蜜那么大,但D奶也很爽了。再放两张给大家欣赏欣赏 重回山西再续缘,玩完D奶操E奶(1+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