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尝不到毒龙滋味的我竟然用了这招

2022-06-05

以前无论在北长春南东莞都让我爽的一逼吊操的毒龙技术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了。还得提一句小骚货前女友,一个国企小骚货,认识我之前给公司里一个屌丝当小三,在一起了之后也偶尔保持着性关系,有时候真是怀疑这小骚货内裤上是白带还是别人的精液。不过这小骚货给毒龙,每次都舔的我欲罢不能的。可怜现在没有什么机会玩儿毒龙了,最近发现日本的坐便器呲水也有类似的体验,哎,只能追忆往昔淫荡快活岁月了。 好久尝不到毒龙滋味的我竟然用了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