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闭门操淫妇

2022-05-26

 我叫阿明,在京城的一家贸易公司上班,和我一间办公室同时也是我的上司
的是一个熟女,叫丽梅,我叫她丽梅姐,她叫我明仔。因爲年龄上的差异,再加
上她和老公结婚多年没有孩子,所以她特别照顾我,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似的。

  丽梅姐长得很像秦海璐,而且因爲她没有生过孩子的缘故,所以她的身材保
持得很好,再加上她喜欢穿一些紧身包臀的短裙,以及各种丝袜连裤袜之类的。
所以每次在上班的时候,常常是让我意乱情迷。有时候,她根本没有当我是外人,
就在我面前,换丝袜,我看得鼻血都喷出来了。有时候,真想突然沖上去把她按
倒,开始狂干她一番。

  这天,天气虽然已经进入冬季了,可丽梅姐仍然是爱俏的打扮,上身白色毛
外套,下身一袭黑色紧身包臀皮短裙,腿上是黑色的加绒丝袜,脚蹬一双黑色的
过膝长皮靴。

  早上,我们在领导的交代下,去下面的郊县出差,按照事先的计划,应该可
以当天就回来,谁知当我们在郊县办完事情以后,正準备回城的时候,天却下起
了鹅毛大雪,高速公路也封了,给公司打过电话以后,老闆说,我们可以在郊县
的县城�找家宾馆暂避一晚,一切开支由公司报销。

  我和丽梅姐只好进了一家宾馆,一问之下,竟然只剩下一间客房了,原来因
爲今天大雪,许多游客滞留于此,造成本来并不怎麽紧张的住宿突然紧张了。

  我们付了钱,拿了钥匙,去了房间。一间房间,丽梅姐就坐到床上,脱掉皮
靴,说道,走了一天,脚真累啊。

  我关上门,坐到床旁边的单人沙发上,说道,那我帮姐揉揉。

  她倒也不客气,把一对丝袜脚伸到我面前,我接过来,放过我的腿上,开始
用手捏揉起来,揉了一会,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拿起她的一只丝袜脚,放到嘴�,
开始含了起来,她说了一声,你怎麽这样啊,明仔。可她并没有抽回丝袜脚,可
见她也很享受,我吐出含住的丝袜脚,说道,姐,我好喜欢你的丝袜美脚啊,一
看就有点受不了,就想舔一下。

  她听到我这样说,突然咯咯直笑。接着说道,你啊,你对姐的丝袜脚是不是
觊觎很久了。我说,是啊。她说,死样,人家原先在你面前换丝袜,你那时候怎
麽不沖动,现在在这个大雪封门的房间�,你倒现了原形。

  听到她这样说,我突然欣喜万分,原来这个熟女也是骚货,原先在我面前换
丝袜就是想勾引我啊。只怪那时候太木讷,不了解熟女的心思。

  接下来,我放下她的丝袜美脚,也坐到床上,伸手搂住她的腰,她也应声倒
入我的怀�,我低头吻上她的嘴唇,然后我伸出舌头,伸进她的嘴�,她和配合
地微张开嘴巴,让我的舌头进入,我的舌头一进去就缠住她的舌头,我们两个舌
头交缠着,热烈地打转,有一瞬间,我们都吻得有点窒息了。

  我一边和她舌吻着的时候,我的手还在她的丝袜美腿上摩挲着,摩挲了一会,
我的手游走到她的私处,我拨开包裹私处的内裤,伸一根手指进她的小逼�,那
�很温暖,我稍微有点凉的手指刚一进去,就感觉到她的小逼一收缩,只听她一
声娇喘道,你个明仔,手爪子真凉。我说,那姐用你的小逼帮我捂一下。

  我们这样调笑了一番,场面也够热了。一看时机不错,我将她推到,分开她
的双腿,挺枪刺进她的小逼�,一刺进去,我就感觉到她的小逼明显开始收缩,
这样小逼紧紧包裹住我的鸡巴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我感受了一会,她却有点
急了,说道,怎麽不动了啊。我赶紧开始抽动起来,并俯身向前,吻了她一下,
然后说道,怎麽了,姐很像要我的鸡巴动啊。她说,你个明仔,鸡巴都插姐逼�
了,不动还等着生鏽啊。听到她这样说,我忍不住笑了。

  我继续插着她的小逼,过了一会,我们换了个姿势,我开始背插她,插了一
会,我趴到她的后背上,我抱住她的身子,向后一带,这样她不用跪趴着,而是
半跪着,她勾过头来,和我伸过去的嘴巴吻在一起,这种后入接吻的方式虽然有
点费力,可是带来的感觉却很爽。

  我说,姐,你多久没和大哥做了啊。她说,那个死鬼,整天喝酒,一喝醉了
就睡得跟个死猪似的,都把我当摆设了。

  说话间,我们由换了个摇篮式的体位,这样我们接吻更方便,这样一边插着,
一边吻着的感觉非常爽,而丽梅姐也很迷恋这个。

  这样插了一会,我们又换回早先的姿势,她躺着,我趴着她的身上,和她舌
吻着,而下面我的鸡巴则在疯狂地抽插着她的小逼,此时外面的雪则越下越大。
随着我的鸡巴一阵强烈的抖动,我的龟头一麻,从马眼喷出一股浓烫的精液,全
都喷进她的子宫�。射精完以后,我没有急着拨出鸡巴,而是继续放在�面,我
和丽梅姐深情地舌吻着,吻到天昏地暗。

  这样我们相拥而眠,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又打了一次早炮,然后出去一起
吃了早饭,我们才一起回去。

  回到公司以后,我们的关系变得奇妙了,因爲有一夜缠绵的缘故,所以在只
有我们两个人的办公室�,她有时候会脱掉鞋子,突然伸过了一只丝袜脚,在我
的裆部磨来磨去,这时如果有人敲门,她也不急着收回,说一句进来后,才收回
丝袜脚,等进来的人刚要转身离开,她的丝袜脚又放过来了,每天这样被她的丝
袜脚揉捏着,我的鸡巴实在是有点有爆掉了。因爲公司�有人,也不能明目张胆
地在办公室�开干,因爲随时有人有事敲门进来。

  这样过了几天,因爲一件案子,整间公司只有我和丽梅姐两个人留下来加班,
这样的机会实在是求之不得,而且此时外面也碰巧又开始下雪了。

  我首先把公司办公室的卷门拉下来,然后用放在前台的钥匙锁上,我回到办
公室�,看到丽梅姐如一个沈思的美女坐在那�,我沖上去,搂着她的腰,说道,
姐,这几天可把我憋坏了,在这�来一次如何。

  丽梅踢掉高跟鞋,露出丝袜脚,轻轻踢了我一下说道,你个明仔,今天我们
加班,可有工作要干的。我说,不急嘛,来一次,我们再做正事。

  说着,我就把她抱到桌子,看着这个中长垂肩发神似秦海璐的丽梅姐,插她
实在就像是在插秦海璐的感觉。我也没有做任何调情,挺枪就插进她的逼�,一
开始就是剧烈的抽插,因爲憋了几天的缘故,我和她都有点疯狂,我的抽插是快
速而剧烈,她的叫声是放肆而大声,幸亏此时整栋办公楼也没有几个人,再加上
我拉上了本公司的卷门,发再大的声音,外面也很难听到,大概她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她的叫床声也淫蕩无比,这样插了一会,还刚换了一个,她扶墙我后入的姿
势,刚插了几下,我的鸡巴就一泻如注,射完后,我们稍微温存了一下,就开始
继续做加班要做的工作。

  大概是性爱的滋润下,我们的工作效率很快,因爲房间�开着暖气,很热,
所以刚才做爱时脱去的衣服并没有穿上。我什麽也没有穿,她除了一件丝袜外也
是什麽都没有穿。有时她还用丝袜脚来蹭一下我的鸡巴。

  我们做完工作以后,就又搂着一起,我们接着吻,她躺在我怀�,我抱着她
进了员工休息室,这�有一个沙发床,我把她放在椅子上,先弄好沙发床,然后
从柜子�拿出毯子。

  她看着我做这些,说道,明仔真贴心哦,我家那个死鬼就不知道干这些。我
拉住她一起坐到沙发床上,又吻在一起。她说,明仔,姐真喜欢和你舌吻,真想
一辈子能这样和你吻下去。我说,姐啊,我也想这样,要不你离婚嫁给我把。她
说,你不嫌我比你大,又结过婚啊。我说,不介意,能够一辈子操姐的逼,和姐
接吻不知道是我最荣幸的事情啊。

  听到我这样说,她有点小高兴。这时,我挺起鸡巴插进她的小穴,开始慢速
的抽插,插了一会,丽梅姐就大叫,老公,你好棒。听到她这样叫,我也很配合,
说道,老婆,你的逼插起来真紧啊。我们就这样老公老婆地叫着。插了一会,我
提议,玩一下站着,她也很配合我,她站着,我挺身插进她的逼�,插了一会,
我让她出去溜一圈,这样我一边插着她,我们一边向前走着,这样整个公司的办
公地点被我们走了个遍,最后来到老闆的屋子,我把丽梅姐放到老闆的桌子上,
她搂住我的头,我挺着鸡巴疯狂地插着她,在鸡巴前端一麻,我射了,精液灌满
丽梅姐的小穴,我的精液还顺着丽梅姐的小穴往外流,流到老闆的办公桌上。

  我和丽梅姐温存了一会,然后我抱着她回到员工休息室,我们两个盖上毯子
抱在一起睡到天亮。

  第二天在同事上班之前,我们清理好公司�我们做爱的痕迹,等同事们陆续
上班,看见我们,都以爲我们只是上班早到了而已,丝毫没有怀疑什麽。

  这次办公室性爱后,我们的关系更爲亲密,已经到了不来一发就睡不着的地
步。

  这天下了班,天上还在下着小雪,丽梅姐对我说,明仔今天到我家去吧,我
做饭给你吃。我说,大哥在家吗?她说,他在家,也没有什麽。我正犹豫。她就
拉着我上了她的车,等我缓过神来,车已经到了她的家。我跟着她到了她的家,
�面有个黝黑的男人正在喝酒,进门,丽梅姐就给我们介绍。我一边叫着大哥,
她的老公则嗯了一声,继续喝他的酒,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丽梅姐进厨房做饭,
我想和她老公说些话,她老公则是嗯嗯,只自顾自地喝酒,一会丽梅姐做好了饭,
我们吃饭,她老公则是一边喝酒一边吃饭,吃到一半,就呼呼大睡。

  丽梅姐笑说,这个死鬼,其实酒量并不行,还特别喜欢喝,每次都喝得睡着,
踢都踢不起来。

  我帮着丽梅姐把她老公放到床上,放好后,我刚想离开,却被丽梅姐拉住,
只见她神秘地对我一笑说道,明仔,要不要在这�操我啊。妈的,这个实在是有
点疯狂啊。她看我有点犹豫,就继续说道,别担心,他喝了酒,一时半会是醒不
过来的。

  听到她这样说,我还是有点担心,不过此时她的手已经握住我的大鸡巴,在
我耳边说道,明仔快用你的大鸡巴操小丽梅,小丽梅好想要明仔的大鸡巴。听到
她这样的淫语,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我也不管什麽了,分开她的两条丝袜
美腿,挺起鸡巴插进她的小逼�,而她此时也趴到床边,开始哼哼唧唧起来,插
了一会,我提议她跪趴在老公身上,然后我在后面插她,她笑了一下,按照我的
提议做了,我也分开分腿跪在她老公的身上,我挺身向前,插进她的逼�,只听
她叫道,好爽,明老公好棒啊,插得小丽梅好爽啊,你这个死鬼看看,跟人家比
比。她这样的叫床声听得我兴緻盎然。

  我正这样插着丽梅姐,谁知道我们下面的她老公突然动了一下,可把我吓了
一下,丽梅姐倒很稳,伸手拍了我一下,说道,没事,死鬼只是翻个身。我这才
放心,继续插下去。插了一会,我们翻身到旁边,让丽梅姐平躺在她老公旁边,
我挺身插进丽梅姐的小逼,我俯身向前,吻住了她,我一边插着,一边吻着丽梅
姐,一边斜眼看了一下旁边的她老公,只见这个酒鬼睡得跟个死猪似的,没有任
何反应。

  看到这�,我放心了。插丽梅姐的鸡巴开始大力而快速起来。随着我的鸡巴
的马眼一热,喷出一股浓烈而黏稠的精液,灌满了丽梅姐的整个阴道。我射完后,
转头向醉鬼说了一句,看来你老婆要被我操怀孕了。丽梅姐听了,一笑,然后和
我舌吻起来。我们就这样搂在一起睡在她老公的旁边,到第二天早晨,丽梅姐给
我来一次口暴的时候,她老公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在丽梅姐的嘴�射完后,丽
梅姐完全吞进肚子�。吞完后,说道,明仔的精液很宝贵很美味的,姐要全消化
了。接着她开始舔沾在我鸡巴上的精液,把我的鸡巴舔了个干净。

  我们穿好衣服后,都準备上班了,她老公还没有反应,我说,大哥是要睡到
什麽时候。她说,这死鬼不到中午是不会醒的。

  这天以后,我们彻底沦陷了。有时她来我的住处,有时我去她的住处,每一
次都干得天昏地暗。

  之后的一天,他的老公因爲醉酒出了车祸死了。

  丽梅姐成了寡妇,我们都很高兴,没有醉酒老公躺在那�,虽然少了点刺激,
可也没有醉鬼突然醒来的担心。

  我于是退了房子,搬进丽梅姐的家�,成了家�的男主人。每天下班回来,
丽梅姐都换上我喜欢的丝袜,和我玩各种性游戏。然后开始肉搏战,最后我无套
内射在她的小逼�。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突然丽梅姐对我说,她的月经还没有来。我说,难
道你怀孕了。她说,那倒好啊,和那个死鬼结婚多少年都没有怀上,被你个小子
操了没有两个月就有了。

  我们一起去超市买了个验孕棒,回来一试,果然中标了。我们坐在床上,商
量着下一步该怎麽办。我说,丽梅姐,反正现在大哥也不在了,不如你嫁给我吧。
她说,可是我大你很多啊,别人怎麽看我啊,公司�的人怎麽看我。我说,干脆
我们离开这�,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我们经过一夜的商量,终于决定下来,我们第二天去公司辞了职,然后一起
回我的老家西部山区,那�许多人都是娶不到媳妇,父母看着我带了个如花似玉
的女人回去,都高兴坏了。也不问丽梅姐的情况,何况丽梅姐化了妆,我留了胡
子,从外形上看我们是相差不多的。只是到民政局办结婚证的时候,让办事员惊
讶了一下,可她也没有说什麽。大概是见怪不怪了。

  丽梅姐卖掉在京城的房子,和我离我老家山区小村不远的一个地级市�安了
家。

  我和丽梅姐都很低调,没有办什麽婚礼,只是拍了个婚纱照,拍完后,我拉
着怀了孕穿着婚纱的丽梅姐来了一次快炮,结婚以后,大概因爲丽梅姐大我许多
的缘故,所以对我,不但像一个老婆,更像一个母亲。有一次,我们还玩了一次
母子扮演,在丽梅姐大叫儿子老公,我大喊妈妈老婆的情况下,我的硬枪在她的
紧逼�发射出精液子弹,这让她再次怀孕,还好我是独子,所以可以生二胎,给
我生了两个孩子的丽梅姐,这个如妻如母的丽梅姐实在是上天赐给我的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