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淫狐传之秦冰篇1-7 (3/3)

2022-05-06

  (7)

  秦冰和张国栋回到房中,张国栋躺在床上,而秦冰站在镜子面前换起了衣服,
秦冰脱下衣服,只剩下紫色的蕾丝胸罩和紫色的蕾丝内裤,那完美的胴体,傲人
的乳峰,丰满的美臀,纤细的小蛮腰,让躺在床上的张国栋,看得欲火大升心花
怒放,张国栋起身从后面抱住秦冰,上下齐手,一手揉着秦冰傲人的乳峰,另一
手隔着内裤抚摸着迷人的骚穴,早已火硬的肉棒,紧贴着秦冰丰满的美臀。

  「老婆,这两天没操你的骚逼,真是想死我了。」张国栋边亲吻着秦冰雪白
的耳垂,一边轻轻的说道。

  「啊,臭老公,快别摸了,坏死了。」秦冰美臀左右摇摆,不依的说道。

  「嘿嘿,谁叫老婆,你这样迷人呢,今生能娶到你爲妻,是我最大的骄傲。」
张国栋淫笑着说道。张国栋却不知道,他迷人的老婆,这两天已经被钱刚硕大的
肉棒在骚穴中,不知道操过多少次了。

  「啊,你坏死了,人家还没洗澡呢,让人家洗完了,慢慢的服侍你。」秦冰
娇声的说道。

  「哈哈,好吧,现在就饶了你这个小骚穴。」张国栋放开秦冰,在秦冰美臀
上啪的一声打了一下,大笑着说道。

  「哎哟,哼,坏死了!」秦冰一边娇声的说道,一边往浴室走去。

  而张国栋却躺在床上,手指上夹着一支香烟,静静的等待秦冰的到来。等了
一会儿,秦冰从浴室出来了,张国栋看着眼前迷人的老婆,娇豔的脸蛋,起身走
到秦冰面前,把秦冰拥在怀中,大嘴吻住秦冰迷人的樱桃小嘴,双手脱掉秦冰身
上的浴巾,露出雪白完美的胴体。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想把秦冰按在床上狠狠的
操她的骚逼。吻了一会儿,张国栋脱光衣服,露出早已红硬的肉棒,坐在床衔上。

  「来,老婆,给我吹吹。」张国栋拉着秦冰的小手,把秦冰头往下按,淫笑
着对着秦冰说道。

  「啊,坏死了,都已经这麽硬了,还要人家给你吹。」秦冰无奈的瞟了一眼,
一手握住张国栋的肉棒,张开小嘴,含了进去,丁香小舌在张国栋的龟头上轻轻
的调逗着。

  「啊,对,老婆,就这样,好舒服!」张国栋发出舒爽的声音。

  就这样,秦冰给张国栋口交了大约五分锺,张国栋啊的一声,射出了阳精。

  秦冰又口手并用的,让张国栋又硬了起来,刚刚张国栋的抚摸,加上这两天
经过钱刚大肉棒的操弄,让秦冰动情越来越快了。

  秦冰起身,双手趴在床衔上,丰满的美臀左右摇摆着。「啊……老公……我
要……快给我吧……」秦冰发情的叫着动听的声音。

  张国栋看着已经发情的秦冰,再也忍受不住了,站起身,一手握住肉春,另
一手分开秦冰那阴毛茂盛的桃源洞。一下插了进去。

  「啊……嗯……老公……用力呀……好舒服……快用力……操…………操烂
我的……骚穴……啊……」秦冰伴随着张国栋肉棒在骚穴中的抽插,美臀不断向
后耸动着,口中也无意识的发出动听的呻吟。

  张国栋大约五分锺的抽干,在秦冰骚穴中射出了阳精。而此时的秦冰根本就
没有达到高潮。张国栋趴在秦冰的背上,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

  「啊,老公,杂这麽快呢,人家还要。」秦冰在张国栋身下不依的叫道。

  「哎,老婆,我真不行了。好舒服呀,你的骚逼还是那麽紧。」张国栋起身
躺在床上对着发情的秦冰说道。

  秦冰忍着身体的欲望,躺在张国栋的身旁。一手握住张国栋已经软趴的肉棒
一上一下的套弄着。「老公,你还可以吗,今天杂这麽快呢。」说实话,根本不
是张国栋太快,而是这两天秦冰经过钱刚的操弄,那硕大的肉棒,持久的耐力,
每一次都把秦冰送入了高潮。每一次抽干都操进骚穴深处,根本不是张国栋能比
的。

  「啊,老婆,真的太累的,睡了吧。」张国栋望着眼前娇美的妻子,无奈的
说道。

  「哎呀,老公,我们再来一次嘛,人家真的好想要。」秦冰侧躺着,一只美
腿放在张国栋的身上,骚穴在张国栋腿上上下的磨着,一支手在张国栋已经软趴
的肉棒继续套弄着,而张国栋已经软掉的肉棒根本就没有继续勃起的迹象。

  「啊,老婆,我们平常都这样做的呀,真的太累了,我睡了。」张国栋不管
秦冰,头转向另一边睡着,不一会儿,就发出「呼鲁……呼鲁」睡着的声音。

  秦冰无奈的看了一下已经睡着的张国栋,现在秦冰经过钱刚大肉棒的开发,
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张国栋可以满足得了的。秦冰一只手在自己傲人的乳峰上揉着,
另一支手也在自己那骚穴上揉着,慢慢的自慰着,骚穴中那阵阵的骚痒,让秦冰
不能自拔。身体的欲望没有得到发洩。「啊……我要……好痒……骚穴……好…
…痒……人家……好想要……」秦冰一边自慰着,口中无意识的发出不能满足的
呻吟。

  楼下客房中正做着美梦的钱刚,感觉有人正在摆弄自己硕大的龟头,龟头被
人含在口中,那人用舌头在自己龟头上挑逗着,让梦中的钱刚,慢慢从睡梦中醒
来,醒来看到一位美妇正趴在自己胯下,口手并用的爲自己口交着,仔细一看,
原来那正是自己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把这个人见人爱的冰山女神弄上了床,
本以爲今天晚上张国栋回来了,今晚没希望了,却想不到,这位美妇现在却在自
己的床上爲自己做着口交。

  「老婆,你怎麽了呀,你那死鬼老公呢。」钱刚对着正爲自己口交的美妇调
戏的说道。

  「啊,坏老公,别提他了,快来操我,操我的骚逼,�面好痒。」秦冰一边
起身,跪在床上,翘起雪白的美臀,轻轻的摇摆着,早已湿透的骚穴,骚穴�面
的淫水慢慢的向外流淌着,口中呼唤着钱刚来操她的骚穴。

  原来在楼上没得到张国栋满足的秦冰,经过自己手指的自慰,同样得不到满
足,秦冰在这两天经过钱刚的操弄,肉体的开发,已经让秦冰深深的迷恋上了钱
刚的大肉棒,自己自慰也同样得不到满足,让秦冰想到了楼下客厅钱刚,看了看
身边已经睡熟的张国栋,起身披着一件粉色的睡袍,来到钱刚睡的客房,看着熟
睡中钱刚,打开被子,看着已经一柱擎天的肉棒,趴在钱刚胯下,口手并用的爲
钱刚口交着。

  钱刚看着眼前跪趴着的美妇,那雪白的美臀,粉红神秘的骚穴,向外流淌着
淫水,再也忍不住了,手握着自己硕大的雪棒,乌黑的龟头挤开美妇神秘的小穴,
腰向前一挺,早已湿滑的骚穴,根本没用什麽力就插进了美妇的骚逼。

  秦冰「啊……」的一声,阴道内钱刚硕大的肉棒把骚穴撑得满满的,空虚的
感觉瞬间消失,秦冰雪白的美臀向后不断的挺着,迎合着钱刚大肉棒的抽插,骚
穴中那硕大的肉棒,乌黑的龟头,在阴道内的嫩肉着不断的磨擦着,阵阵的快感
让早已饑渴难耐,在张国栋身上没得到满足的秦冰瞬间达到了高潮。阵阵热蕩的
阴精从子宫内流淌在钱刚正在抽插的龟头上。让钱刚也有了射精的感觉,钱刚忍
着射精的沖动,双手握住美妇纤细的小蛮腰,屁股不断的向前挺动着,继续操着
美妇的小穴,虽然这两天早已操过无数次眼前美妇的骚穴,但是好像没有丝毫松
动的现象,那狭窄的阴道,紧紧的包着钱刚的大肉棒。夹得紧紧的。让钱刚充满
着快感。

  从高潮中醒悟过来的秦冰,美臀也不断向后迎合着钱刚大鸡巴在阴道内抽插,
「啊……老公……好舒服……真的……好大……好硬……好舒服……操死……冰
冰了……」秦冰口中不断的呻吟着。

  「啊……骚货……我操得……你爽不爽……你的……骚逼……好紧……夹得
我……舒服死了……我操死你……啊……」钱刚硕大的肉棒在美妇骚穴中进进出
出。口中也大吼着。

  「啊……爽……好爽……老公……你真的……好有力……好大……操得……
好深……操进……人家……骚穴深处啦……啊……」如此骚浪的秦冰,也不断向
后挺动着美臀,口中不断的答道。

  钱刚鸡巴上那两颗卵蛋,随着大鸡巴在美妇骚穴中的抽动,不断的撞着美妇
阴部,发出「啪……啪……」的声响。

  「啊……骚货……我操死……你……操烂你的……骚穴……。好爽……好紧
呀……骚货……我厉不厉害……比你那……死鬼老公……厉害吧……」钱刚不断
的抽插着美妇的骚穴,不断的调逗着美妇。

  「啊……厉害……坏老公……你真厉害……比那……死鬼……厉害……一百
倍……一千倍……好舒服……操烂……冰冰的……骚穴……以后……冰冰的……
骚穴……只给……坏老公……一个人操……」早已沈沦在偷情快感中的秦冰,口
中也不断呻吟着回答着。

  钱刚随着美妇的美妙的呻吟声,加快了抽干了速度。房间内传出「啪……啪
……」操穴的声响。不一会儿,两人啊的一声,都达到了高潮。床上的男子趴在
美妇雪白如玉的背上休息着,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钱刚从美妇的身上起来,拉起身下的美妇,躺在床上,
从边的床头柜上拿起一枝香烟抽着。秦冰头枕着钱刚的手臂。侧躺着。在钱刚英
俊的脸上亲了一下,对着眼前这个英俊年轻的情郞说道:「坏老公,你真是越来
越厉害了。操得人家好舒服。」

  「宝贝,那当然了,我要是不厉害,怎麽会得到宝贝。你这个在学校有着冰
山美人的亲赖呢。嘿嘿!」

  「坏老公,你真是坏死了!」秦冰娇声的说道,一只手在钱刚胸膛上抚摸着,
慢慢的又移到钱刚的大鸡巴上,手握着那握不到的大肉棒,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哈哈,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得嘛。宝贝,那你爱不爱我呀!」钱刚的
手臂在美妇头下伸着,丢着手中的香烟,握住秦冰那傲人的乳峰,轻轻的揉捏着。

  秦冰手轻轻的打了一下钱刚的胸膛,娇声的道:「坏老公,人家怎麽会不爱
你嘛,简直爱死你了,可惜,那死鬼回来了,人家明天又要去学校上课,以后就
不能经常享受坏老公的大肉棒了。」

  「哎,说到这�我都心痛呀,妈的。一想到那死鬼操着你的骚逼,揉着你的
大奶我就愤愤不平的。」钱刚满脸失落的说道。

  「哈哈,坏老公,你还愤愤不平呢,你要知道,他才是人家名正言顺的老公
呢。」秦冰娇笑着说道。

  「哎,对呀,我有什麽资格愤愤不平的嘛。他才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公。」钱
刚失落的说道。

  「哎呀,坏老公,别这样嘛,虽然人家是他名正言顺的老婆,可是。人家也
爱你呀,明天我给你钱,你去外面租你一套房子,人家下班后给你电话,不就好
了嘛,那�以后就是我们两人的爱巢呀。笨蛋。」秦冰看着失落的情郞,娇声的
说道。

  「哎,也只好这样了。」钱刚歎气的说道。

  「好了,好老公,别这样,我们再来一次吧,别去想那些了,乖哈」秦冰安
慰的对着眼前失落的情郞说道。樱桃小嘴吻住了钱刚的大嘴,丁香小舌主动伸入
了钱刚的大嘴中,与钱刚的舌头相缠绕着,钱刚的大鸡巴在经过美妇的套弄,又
硬了起来。钱刚翻身压在秦冰的身上,大嘴吻着美妇的樱桃小嘴,两人就这样吻
了一会儿,钱刚从美妇身上起来,跳下了床,秦冰也起身,站在床上,双手缠绕
着钱刚的颈子,修长的双腿缠在钱刚的腰上,樱桃小嘴主动的吻着钱刚的大嘴。

  钱刚一手握住肉棒,另一手轻擡起美妇的美臀,对準美妇的骚穴,手一放,
又插进了美妇的骚穴中,直接一插到底,到达了美妇的子宫深处。

  秦冰口中发出啊的一声动听的呻吟,这时,钱刚双手放在美妇雪白的美臀上,
一上一下的抽动着。

  「啊……啊……好老公……真的好舒服……插死冰冰了……啊……真的好…
…厉害……啊……」秦冰口中不断的发动如此动听的呻吟。

  房间�回蕩着啪啪的声响,与秦冰动听的呻吟,在房间�回蕩着。

  钱刚抱着美妇的美臀,大鸡巴在美妇的骚穴中不断的抽干着,美妇的骚穴中
随着钱刚大鸡巴的抽干,骚穴内粉红的嫩肉不断的向外翻着,像是在给你招手一
样。

  钱刚就这样抱着秦冰在房间�边走边干,一会儿,钱刚抱着秦冰来到了床上,
把秦冰放在床上,压上秦冰的身上,双手撑在床上,大鸡巴飞快的在美妇骚穴中
抽干着,秦冰修长的双腿紧紧的缠在钱刚的腰上。美臀也不断向上疯狂的迎合着
钱刚的抽插。口中不断发出「啊……啊……好老公……好大呀……真的好……厉
害……好舒服……插得妹妹……骚穴……好舒服……啊……」

  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疯狂的操弄着,沈侵在肉欲的偷情中,私毫没有顾及的操
弄着,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钱刚还不断在的美妇身上屁股一上一下的挺动着,
身下的秦冰已经高潮了一次,钱刚还没射精,秦冰也不断的迎合着钱刚的抽插,
口中继续动听的呻吟着。「啊……啊……好老公……好厉害……真的好舒服呀…
…插死妹妹了……插到妹妹的……子宫深处了……啊……」

  「啊……」两人口中都传出了一声,都达到了高潮,钱刚在秦冰身上休息了
一会儿,起了身,两人草草的收拾了一下操穴的痕迹,相拥在床上,相互的抚摸
亲吻着。

  「啊,坏老公,人家上去了,不然那死鬼醒了,没看到人家就惨了。」秦冰
对着身边的情郞,娇声的说道。

  「不嘛,好老婆,陪人家睡会,怕啥,那死鬼才没那麽快醒呢。」钱刚不依
的说道,把身边的美妇,紧紧的拥抱在怀中,以免秦冰上楼去。

  「哎,真求坏,坏老公,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深知张国栋作息的秦冰无奈
的对着钱刚说道。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沈沈的睡去,清晨大约五点锺,楼下的客厅悄悄的走路一
到身影,轻轻的向楼上走去,来到楼上卧室中,秦冰看了看还沈浸在睡梦中的张
国栋,也轻脚轻手的上了床,得到钱刚大鸡巴满足的秦冰,背对着张国栋侧躺着,
还沈浸着刚刚醒来,钱刚又拉着秦冰在客房中,做了一次的肉欲中,那硕大的肉
棒插得人家欲仙欲死的,小穴都红肿红肿的。慢慢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