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的正确使用方法 3

2022-05-06

揉着有点发疼的肌肉,这几天高强度的身体活动,对于方三月的宅人生来说,运动后的肌肉撕裂疼痛是他非常陌生的感觉。

此时的他,正站在捷运车门旁,倚着透明隔板,观望着或坐或站的乘客。

几年了,只要是通勤时,他很习惯地打量乘客的姿态和神情。猜测着,皱着眉正烦恼着什幺?闭着眼是假寐休息?还是在逃避?不断摆弄着手,是在不安着什幺?

最后一天,想到前几天各种烦人的随机强化,扭动、呻吟、拥抱 等。听着没什幺威胁性,甚至让人遐想,但在最后阶段都特别难缠。

「不能再大意了。」

低头瞄着选中的目标,讲着电话的年轻妇人,幸福的表情显得婉约从容。方三月脸色凝重地提醒着自己。

一开始还娇弱不堪性交刺激过大,而昏迷娇喘的柔美家庭主妇。饑渴,今天的强化,将她变成追着他咬的野兽。方三月在人堆里连挤带钻,从最后一截车厢跑到列车长室门外。一个小男孩被他当成障碍物拉着手甩扔出去,将从后面扑咬而来的妇人撞倒在地上,看準机会一把逮住她,连腿抱着死死压在门上。因激烈运动而莫名坚硬的阴茎,瞄都没瞄就插进长着浓密阴毛下的阴户,疯狂的妇人尖叫了一声,一口咬在他脖子上。脖子被咬开一大块肉,要命的疼痛感、血液吞嚥声和自己身上出乎意料的紧抱力度,让他紧张的感受不到一点快感。用力摆动的下半身,像要捣穿女人一样,勉强靠着自己的意志,从阴茎中挤出精液完成任务。

「又大意了,还偷加基础体能,被逮到甩都甩不掉。」

方三月摸着自己脖子上逐渐合拢的创口,想到听见饑渴两字时,脑中满是饑渴蕩妇的画面,心有余悸地喃喃自语。

【任务彻底完成!请问是否清除目标相关记忆?或是选择性清除?】

「上车后的记忆全部清除。」

在任予晴身体里舒服地进出时,他便想到这问题。複数目标的记忆问题,所以在完成时,特地在进度回报时询问,得到了每日任务完成时,都可以主动要求删去记忆的答案。

「臭老鼠,不知还有多少事没说清楚?」

【发布任务完成奖励:能量汲取纯度达标,开放奖励选取,已确认。1 平均提升已取得素质 2 随机能力选取 3 保存能量,获得随意使用一次,已使用过道具的机会。】

「随机能力选取。」

经历了一週的强化任务,他感到自己对于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常常因为身体素质不佳而落于下风,甚至多次陷入差点无法挽回的困境。

【2 随机能力选取,已确认!】【奖励使用者反应能力提升。】

在阴茎上的湿黏的肉体贴附感被吸收后,将一脸温婉熟睡的妇人抱到椅子上坐好,整理好衣物的方三月在到站后,啵的一声穿破光暗分明的空间间隙,想到什幺似的摘下眼镜后,快步走出车站。

一回到屋中,他专注地看着架上的东西,就在刚刚奖励发布的第三个选择,让他忽然想起青虫说过的话。

「能力会随机附在房里的东西。这两週的任务,任务和激活能力都与物品本来的功能有关。」

若有所思的方三月,随手挑出了一个满是鏽痕的油灯,拎着就想走出房间。结果刚走出门,拿着油灯的右手,砸墙般卡在身后,很显然他的如意算盘拨错了。

「还以为有漏洞可钻,看来臭老鼠也没那幺笨。」

看着从手上鬆脱掉落的油灯,在落地前方三月转身弯腰,飕一下抓起了油灯,比起上次的综合素质,这次反应能力很明显的提升了。

鉴于上次睡过头过晚重置任务,打算早早上床先睡一觉养足精神,再好好重开新一轮任务。

「请问,如果我重置任务,可以自己决定点开任务的时间吗?还有,我要怎幺称呼你?」

对着只有几片水渍汙痕的天花板,他有些不习惯地问道。一直以来只出现在脑海里的飘渺声音,看不见摸不着,他也不晓得该怎幺称呼对方,不自觉地口气都礼貌了起来。

【使用者可在选取该轮任务道具后,自行决定开始时间。】

【使用者称呼我为代理人即可。】

听到回答后,他心底的不安消失了。几次的询问下来,他发现代理人是有问必答的,那股从青虫休眠后,一直茫然无所适从的心也莫名安定了下来。

「好的,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决定先选取道具,熬着疲惫的身体,在光点洒落成一颗骰子后,方三月终于撑不住,沈沈地睡着了。

一早,醒来的方三月翻找着杂乱的架上物品,最后才趴在地上,看到掉落到架后地上的骰子,本以为力气变大想把架子挪开,结果货架一动不动,只好伸长手好不容易才将骰子掏出来。

「是素质增加的还不够吗?」他疑惑地吹掉檀木雕骰子上的灰尘。

放下骰子,方三月才慢悠悠地刷牙洗脸吃早餐。心里有事让他一大早就醒过来,他本来想着等快中午,人潮多时再开始的。

外出买早餐时,还碰到了準备去上课的陈禾悦。看都不看他,不悦地轻哼一声走过他面前,只是那股亲密接触时的幽香,鬼魅般钻进他的鼻中,故意似的勾起了回忆。望着穿着学生服下楼的她,几乎有女人妖娆妩媚的身影,突来的慾望让他有想跟上好好揉一揉的冲动。

不过现实就是盆冷水,在回到房中休息到近中午,看着手中骰子时,他的旖旎谬思像是汽泡般破裂,谨慎地点开了任务光点。

【一阶段任务:使用者投掷六面骰,随机掷出本市中六个区域,完成决定区域任务。本次任务串完成时限为当天零点,请使用者仔细斟酌各阶段使用时间。】

手中骰子瞬间由不定向射出的12条光线组成了方块,方三月投出后,在空中滚动翻绕,骰子中心闪耀的光球不时喷出光点飞出。

在他面前突然摊开了一张青蓝光点地图,清楚标示着本市各个区域,只见光点飞进其中六个区域,六个区域边条一下被高亮光条标注,赫然见到自己所在的区域也在其中。

「运气不错,看看任务是什幺?」

手指点在了近似方形的高亮青蓝色区块,区块一下从地图被拔出放大,平摊在方三月面前的,已经变成了有着细小路名的区域地图,蚯蚓般的细线上布着为数不少的粉红光点。

【任务提示:投掷百面骰选取目标,此次目标并非使用者自选,因此可放弃后再次选取。】

似乎是考验运气的关卡,方三月不再多想,将準备好的东西塞进背包,抓起骰子就往门外走。

站在公寓大门外,就在他扔出已变成圆形的骰子瞬间,眼前景像一变。当空烈日一下被墨镜遮住似的,天色像是被黑暗构成的浓雾遮蔽,所有街景事物都只剩些许轮廓,路面浮现画着闪亮线条的格子,就着原本的道路沿伸至远方。有些被黑暗笼罩只能依稀见到身体线条的路人,身体里收缩聚起点点粉红光点,最后在胸口处凝聚成一颗拳头大小的粉红光球,像心脏般规律地缩放跳动,不时散发出耀眼光晕。

方三月马上了解任务进行方式,在骰子停下时,他脸前跳出13的数字,脚下往前方沿伸出的13光格马上被填实,引领着他前进的方向。

「好,开始吧。」提起精神拍了拍脸,踏上了眼前青蓝亮色格板上。

但当他走到了第13格,他不敢相信地揉了下眼睛。看着依稀有着女人轮廓的身影,但是有粉红色光球的,却是她身下的机车。

「麻烦大了,完全在考验人品呀。」

从小就没遇过好事,方三月一直就认为人品这种东西,是该被近代科学淘汰的非理性学问。

不太高兴地按了下弹出了放弃字样,再次扔下骰子。骰子滚动时,四周有着光球的轮廓已被他刻意地收进眼底。

「摊贩、汽车、老妇、小孩、野狗 …」

还没来得及哀声叹气,数字5已经出现在眼前。眼前本来泛光平坦的光格,似乎变得有些黯淡了。

两个小时后,在骰出数字66,结果等着他的,是差点迎面高速疾驰碾过他的光球。靠着加强过的反应力勉强闪过,光球上还在远处传来了阵阵叫骂声,他决定先休息下,一路上骰中的东西太震撼他了。

「再这样下去,别说漂亮的目标,是不是女人都顾不上了。」

话刚说完,他被身后赶上的光球撞了一下。

「厚,别突然停住啦。」

从他身旁经过的轮廓,传来了刻意撒娇似的轻嚅女孩抱怨声。而他手中的骰子,也在那一撞,从手中落下,转动,数字1。

听到悦耳的女孩声,他下意识地往前踏了一步,想看看女孩的长相,是不是配得上她的声音。

两人一前一后,却同时踩在了那刚填实的光格上。方三月看到脸前的同意、放弃两组字样,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同意。

意识到撞上的人追上来,有着光球的女孩轮廓停下脚步,在方三月按下同意时,转过来的虚暗脸部线条中,迅速漾出红粉细嫩的色彩,原本四周充斥的黯淡,一下回覆成了热风炙人的午后街景。

【一阶段任务完成!】

【二阶段任务:邀请被命运选中的人,让骰子带领你们走遍命运注视过的地方。求偶并非只能展现虚伪华丽的羽翼,殷实沈甸的汗水才更有延续的价值。警告:目标任何的拒绝行为,都将导致任务失败,请谨言慎行。】

擦着嫣红眼影的细长眼睛,正含着泪水,随着睹气般的步伐,一步步抖出了眼眶。

一早满心期待精心打扮了自己,在约好的咖啡厅内,傻瓜似地等了几个小时,但是等到的,只是电话里无所谓的藉口。

「不好意思呀小辰,昨天书看晚了,睡过头。要不妳先回家吧,我们改天再约。」

在说完马上挂断的声音中,似乎有着游戏的激烈打斗音效声。看着被挂断后,跳回手机桌面的帅气脸孔,她拧着细柔的眉毛,咬牙一下就删掉了他的照片。

「又不是不让你玩,太可恶了,老是放我鸽子,这次一定要跟你分手。」

说归说,可是随着脚步抖落的眼泪,似乎又一点一点的,把她的不满也流掉,不一会儿她又心软的把照片放回桌面。正要按下确认键,却一下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人。

「厚,别突然停住啦。」

随后望向身后跟上的人,那是一张俊秀却带着沧桑的脸,脸的主人正盯着自己瞧。

「看什幺看?是你不对,别想要我道歉。」

正在气头上,小辰不客气的对着方三月发脾气,她知道用这种眼神瞧自己的人,多半是对自己有意思,在外拍界待久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不是的,我是想跟妳道歉。这件事是我不好。」

没想到对方这幺乾脆认错,她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呆立着。

不过没等她反应,方三月已经抽出面纸递给她。

「太阳这幺大,妳眼泪再这样流会脱水的。」

戴着圆沿草帽,她本来以为不会被看见,没想到对方会发现。以为对方想安慰自己,没想到只是说出一句让她意料外的玩笑话,一下噗声笑出来。

「对呀,都是那该死的家伙。谢谢你,嘻。」

接过方三月的善意,一下便对眼前的陌生人感到有点放心,说话也就不再顾忌,借方三月的话绕弯骂放自己鸽子的人。

「妳打扮的好别緻,比一般漂亮女孩还特别呢。」

缘于小时母亲的奇怪嗜好,方三月对于女装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他不会变装,但会观注,也会去了解,就像此刻眼前的小辰。

「哦?你看出来啦,嘻。我平时会接些外拍,客人一般都是动漫迷,所以也算是coser吧。」

简化过的萝莉塔风格服装和精巧配饰,算是她把职业经验生活化的体会,看着不特别突兀,但又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只是内搭再加上黑色短衬衫,亏得下半身是一件黑短裙,不然可不是只是热得流出眼泪而已。

不过再望向黑短裙和膝上黑长袜时,隔出显得特别白皙的大腿闪过,让方三月有点移不开眼睛。

「喂!看哪儿呢?」

虽然已经习惯被注视了,但聊着聊着就盯着自己大腿发呆,她还是推了下方三月,有点不满地嗔道。

回过神,他不好意思的扇了扇脸,一副被热晕的样子。

「天气好热,挡妳的路真不好意思,要不我请妳喝点东西,就当是赔礼吧。」

眼前的男人,虽然也跟那些男人差不多,老是看着自己的身体发呆。

「看在你的面纸的份上,好吧。」小辰摆出姿态,勉强答应了。

方三月掷出骰子,放低的手顺势摆出女士优先的姿势。

「至少在对女孩子来说,还算体贴和绅士的吧。」心里对这男人的评价却没太差。

数字74、数字46、数字87、数字1、数字1 …

火锅店、没开的冷饮店、冰品店、宾馆、旅馆 …

为了保持身材纤瘦,她坚持只喝无糖饮料。

「你停在这干嘛?」

走走停停的方三月也是苦不堪言,好死不死还连掷了两个1,惹得小辰疑心地看着他。

「太 …太热了,吹吹冷气,很凉对吧?」

说完,在小辰奇怪地看着一对亲暱搂着走出的情侣时,赶紧再掷出了骰子,数字80。

一下就掷出了大数字,方三月鬆了口气,趁着小辰没有再问些什幺,赶紧拉着她就继续走了。

终于两人在几分钟后,顺利走进了一家複合式餐饮店,方三月差点没哭出来,从中午就一直卡在第一阶段,他也是三急的不得了,饑、渴、尿急。

嘴里咬着吸管,望着坐在对面一脸解脱的方三月,想起了早上的委屈,小辰找到垃圾桶似的说个不停,不断数落男友的不是,又说着自己多爱他。

「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到手的东西都不珍惜。大叔,你一定也是这样。」

本来已经无聊到开始神游,忽然年纪和节操都被针对,不爽地想起不快的童年,没忍住当心情垃圾桶绝不回话的铁则,反驳起了小辰。

「哪有啊?我连女朋友都没交过,哪里有东西让我不珍惜了。倒是你们女人,有事没事就数落男人。我妈以前就是这样,搞得我那认真工作的老爸不爽,结果倒楣的是我。」

想到最终还是离异的父母,不满的反驳小辰对自己的指控。

「你哪里会有我倒楣,交不到比交到烂的好多了。我爸妈也离婚,每次幼稚园下课,都只剩我一个人。你能想像吗?在太阳快下山的黄昏里,一个小小女孩,还蹲在沙坑里孤单的玩沙。」

说着说着,小辰的眼泪又溢出了眼眶,抽泣得像个可怜的小女孩。

「妳才一个玩沙,不错了。妳知道吗?我是被讨厌我的小朋友,当玩具埋进沙坑里。我妈没事还喜欢把我打扮成女生,妳有我不幸吗?」

人生的不幸,总是能在比较中不断堆叠出新高度来。

「呜 …好像你比较可怜。三月大叔,我忽然觉得我们可以做好朋友。可是呀 …」

抬起脸,扁着嘴吸着鼻子,她忽然坐到方三月旁边的空位,靠在他身边,谨慎地打量着。

看她坐过来,清新的水果香气从身上飘散,被阳光晒出的热气,将香气熏成水果酒般的芬芳气味,他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

「我觉得大叔你很好,跟你说一件事,你应该不会看不起我。」

「…我以前很爱玩,在高中时老是跟朋友瞎混,结果就被男人欺负。他们 …」

听着小辰越来越低的声音,他不禁有点心疼的摸着她的头,最后让她在自己怀里发洩似的哭泣。

「其实大叔也知道,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但是难过的事,总还是忍不住翻出来看。后来才懂,能偶尔拿出来自虐一下,才是比较健康的方法,不然憋着早晚会内伤的。」

「嗯,所以我才想跟大叔讲。我们都有惨痛的过去,你应该能了解我的心情 …像我男友,我打死都不会跟他讲,他一知道,一定会嫌我髒,马上跟我分手。」

已经坐回原位的小辰,点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那就别说了,我自己的事也从不跟人说。今天运气好遇到妳,有人一起分享秘密,心情好多了。」

他咧嘴对还吸着鼻子的她笑了笑,就像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一样。

两个人哭哭笑笑地说了很久,窗外耀眼的金黄光芒,渐渐被暗下的天色掺成暗淡的橘黄色,方三月眼角望见了一道闪过的光点。

那是骰子上的光点,提醒着他似的,任务并没有完成。

「已经晚了,我有点饿,想去吃点东西,一起去?」

就剩下几步就能完成任务,方三月有点紧张地看着小辰,若是她有事或想回家,那这任务就算是砸了。

「嗯 …大叔,你刚不会又想带我去吹冷气吧?」

拎起脱下的衬衫站了起来,一脸调皮的调侃方三月,那态度与进冷饮店前,已经是天差地远了,算是同意了他的提议吧。

「能吹冷气的地方多的是,谁说只有屋子里能吹。」

不服输地调戏回她,顺手将骰子掷了出去,数字78,终于完成了。

【第二阶段任务完成!】

【第三阶段任务:手里捧着的命运,是紧紧握住,或任其在指缝中溜走?嚐尽苦难的勇者呀,是时候抬起头正视内心的时候了。请使用者,为目标人生悲惨的三段记忆中,添加一丝属于你们的甘甜回忆,解放彼此的苦难。】

「 勇者们流尽苦难血汗后,最终得利者还是臭老鼠。」

方三月在心里帮代理人备注了一段吐嘈后,望着眼前充斥了欢乐笑声和吵杂电子bgm的游乐场。

「三月大叔,我以前最喜欢来这里了。」

吃完饭后,两人顺路逛到了这里,小辰开心地提议要进去玩。

他有点了解她说的,这里就是最纯粹的欢乐场,来这里就是为了开心,其他情绪都会被排除在外。

看小辰熟稔地换了代币,跑到投篮机欢快地玩了起来,他笑着托起已经回覆深棕色的骰子,看着上面亮着三颗光点,由小至大自暗到亮。不用说也知道,点了下最小的光点。

身体週遭的空气一瞬间凝滞,小辰投出了篮球逐渐慢下,最后完全停在空中,四週事物全部静止不动。只有方三月了然地等待着,小光点就像漩涡旋转起来,越转越大转成扭曲状的大漏斗,捲着方三月一下转进了小辰的怀里,那个之前还是一颗粉红光球的位置。

本应是热闹的幼稚园区,连教师也走得一个不剩,萧索寂寥中只留下虫鸣和小女孩蹲着的身影。沙坑里小小的身影,玩具铲笨拙地戳进沙地里,所谓夕阳余晖,不过就是连小女孩表情也照不清的残阳。

「笨蛋马麻,笨蛋把拔,老师也是,你们都是笨蛋 …」

小小的脸每天到这个时候,都会淌着泪水,只是嘴里倔强的骂着,想缓和那还不懂什幺叫伤心,小小脑袋里止不住的难过。

「你也是笨蛋,干嘛自己一个人玩?」

身旁忽然传来稚嫩的男孩声,小女孩瞪大着眼,被那声音吓得跌坐在地上,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害怕地转头看向陌生的小男孩。

「我把拔马麻也是笨蛋,都不陪我玩,我们一起玩吧。」

小男孩露出晶亮的大眼睛,咧开缺了几颗牙的嘴笑着,显得和善又单纯。

愣了一下,小女孩瞇着细细的眼睛,开心地笑了,她只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了。

「我叫小辰,你叫什幺名字?」边说着,边将玩具铲递给了小男孩。

「我叫三月,马麻都叫我小月。」接过玩具铲,一下铲飞了一把细沙,飞向小女孩脸上。

放学后,本应是空蕩无人的幼稚园区,没了虫鸣,只有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欢笑嬉闹声。

远离建筑群的广大公园里,僻静得一点人烟也没有。据说,未来这一带,会规划出一大片住宅大楼。

位于公园深处的男厕内,一具女性躯体躺在小便斗旁,头枕着小便斗的陶瓷底座上,浑身沾满了黏稠的浊白色液体。穿着高中制服的身体,响起一声未带喜怒的轻微笑声,颤抖的手撑起了身体,缓缓爬向角落,坐起身体屈膝抱着,然后又是一声叹息,略带着崩溃的嘶哑咳嗽声。

「终究,男人脑子里想的,就只有这种事。」

想起和自己称兄道弟的男人们,哄着自己到这没人的地方,露出狰狞的面孔,好可怕。通红的双眼没有流下泪,哀莫大于心死,她只想着,怎幺才能永远逃离这里?

「妳还是个笨蛋,干嘛跟那幺多男人玩?」

好像在哪听过类似的话?头也不抬地,瞪着门口被园内路灯照得看不见脸孔的男人。忽然,这种对话气氛让她想起了一些事,很久以前的事。

「我叫小辰,你叫什幺名字?」招了招手,她,忽然很想看看这个人是谁?

「我叫三月,小时候有个好朋友,她叫我小月。」男人走了进来,轻柔地抱起了小辰。

一路无话,两个人到了公园中央大路口,轻轻放下小辰,男人坐到了她身旁。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旋律轻缓温和,就好像再多看一下,就会落下的夕阳。

「呜 …」

终于忍不住,小辰轻声地抽泣,世界末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即使他的出现已经让她又有了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我一直不晓得怎幺跟妳坦白 我一直很喜欢妳。只是 …这几年交了太多女朋友,一直觉得自己很髒,配不上单纯美丽的妳。」

知道他为什幺这幺说,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自己被糟蹋的惨状,可是他又愿意包容自己。细微的抽泣逐渐变为撕心裂肺的啕嚎。

「看到妳一次交了这幺多男朋友,我有点吃醋。如果妳不嫌我自大,以后可以只有我一个男朋友吗?」

怀里的哭声渐渐停下,被需要的感觉,让她抬起望着他的双眼里,又泛起了一丝希望。

擦着嫣红眼影的细长眼睛,一早满心期待精心打扮了自己,小辰走向约好的咖啡厅,人还没到,就看在趴在靠窗坐位上的男人。

「还睡?」

走进了咖啡厅,她双指捏起一下戳在肋骨上,男人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弹了起来。

「哎唷,不要这幺大力啦,我肌肉还在痠痛耶。」

「痠痛?昨晚我不在你那,你干了什幺事?」

掐住男人耳朵,小辰像是被侵犯领地的地主,手腕兇狠地转了一圈问道。

「哇靠,痛 …妳还敢问?还不是妳,早上跟下午要了那幺多次,我能不酸不痛吗?」

「你 …你那幺大声干嘛?会被听见啦!笨~蛋~」

咖啡厅内传出两人的斗嘴声,和其他客人忍俊不住的哄笑声。

【三阶段任务全数完成!】

【道具功能激活:命运呀!总是眷顾着爱得义无反顾的恋情!但,据说命运是位女神,而,是女人就会嫉妒。功能立刻激活,开启每日能量储存槽,接下去的每日任务,会有一次投掷百面骰的机会,骰动数字即为注入次数。注:水库也有乾掉的一天。警告:每日任务失败,立刻抹除生育能力。】

「呵呵,这小鬼,才走开一会儿,就玩成这样。」

才想着自己心里想的话,是不是被代理人听见了,就听见身旁的说话声。方三月回过神,转头看向一脸笑意望着跳舞机的男人。

「你朋友?」

担心自己小兄弟保命的机会被带走,他不禁脱口一问。

「其中一个是,就那个绑着红辫子的。」

「哦。」

高高提起的心放了下来,才转头看着跳舞机上的女孩们。

比小辰高的红辫女孩,简单一句话就是惹火,绝对全方位吸引男人的尤物。不过相较下,他的目光还是被脱下了衬衣的小辰吸引着,一字肩上衣随着身体摆动,不时露出嫩白的肌肉线条,还得在动作激烈时抬手按住帽子的率性,柔嫩的胸部总在抬手时忽隐忽现,大角度开腿时手压短裙襬的羞涩,裙下随着游戏机指示,如风吹柳枝般轻盈舞动的净白双腿。一举手一抬足,小辰吸引着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方三月甚至听到身旁男人吞嚥口水的声音。

最后,在全场热烈的掌声,和小辰与红辫女孩亲切的拥抱下,完美的落幕。

「怎幺样?跳得还可以吧?」跑向他,紧抱住他手臂的小辰问道。

任务完成后,小辰看向方三月的眼神已经不同,那是信任和爱恋的神情。

「妳现在可是所有男人的女神,这样抱着我,等等可能会有人在门口堵我。」

不在乎的拨着帽下紊乱的长髮,拉了方三月就到一边的椅子上坐着休息。

「才不管他们,只要你喜欢就行了。」

听到方三月称讚她,喜孜孜地抬头望着他,略带湿润的上衣,随着喘息一上一下撩拨着方三月的心情。

「小月 …」

看着方三月看向她的胸口,她略带羞赧地拉了他的衣服,指了指大厅边角上的女厕。

「人家想要 …」

说完也不管方三月怎幺反应,拉着他就跑向女厕。

砰一声关上了没人的隔间,小辰急切地吻上了方三月,手还边解着他的裤扣,双手伸进他的裤中,揉起早就硬到发疼的阴茎。早就被她若隐若现的乳房逗得心痒难耐,一下就扒掉她的上衣,伸进胸罩里陶醉地揉捏起来。

『啊~好大 …揉快 …快点 …』交缠着舌头,模糊发出了惊呼,和愉悦的催促声。

『唔 …小月 …怎幺不记得你有这幺大 …』小辰满意地低声说道,手上还紧握了一下。

『嗯呜 …哥哥快点 …你弄得我好爽 …别停嘛 …』

听到隔壁传出挑衅般的呻吟,小辰只是贼贼地笑道:

『记得那个红头髮的吗?刚刚就是看到她一脸淫笑,勾着男伴走进来,我才会想到在这做的。』

感觉方三月份量不轻的阴茎,在她说完后一跳一跳的颤动,她媚笑中带了点理解。是他拯救了自己,压抑他的慾望,这不是她想看见的。

『小月 …只要你想,不管怎样我都会满足你的。」火热的嫩滑舌头,热烈地舔弄起来。

『好大 …好热 …弄得人家肚子也热热的 …』隔壁传来示威似的浪叫,看来红辫女孩也不是好惹的。但想起她的细白修长双腿,阴茎还是不禁颤了两下。

小辰娇媚的细眼双眉,理解地的勾了我一眼,随后蹲在我脚边。

「哎唷,大叔~人家也要吃嘛~」小月是只有她能喊的小名,坏坏地喊了声会引人遐想的称呼。

『哥哥 …好想要你插人家小穴 …』战况被红辫女孩升级了…

『叔叔 …你这幺大 …等等小力点 …人家怕小穴会坏掉 …』我们家的小辰根本不怕,她直接就坏掉了…

『人家才没那幺脆弱,哥哥你干越大力越好,最好干坏人家。』那边的红毛,乾脆将坏掉的等级提升了 …

『…我 …我也是,叔叔,你也是,不可以输。』小辰,妳才不能输,妳可以坏得彻底一点…

被你来我往的淫声浪语摧残着,方三月有点出神,脑海里满是两个女孩拉扯的身影,自己就夹在中间,考虑着要先插哪边?

「我都快软掉了,要不 …妳们等办完事再比吧?」

隔壁的男人忍不住出声劝阻,方三月忍不住哧声笑出,果然男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小辰乾脆笑着坐在马桶上,微张着嘴,将眼前让她期待的阴茎,缓缓的,啧啧有声地塞进了嘴里。口腔里的嫩肉,努力地适应着与记忆中尺寸有所出入的阴茎,随着缓缓进退的动作,嫩滑的舌头,灵活地缠着阴茎舔弄。逐渐加快的动作,小辰乾脆闭起双眼,享受地用力吸吮起阴茎,不时停下用舌尖勾舔龟头,用力嗅着分泌物的味道,满足地嚥下溢满了口中的混合液体,淫秽的吞嚥声在女厕里不时响起。

看着小辰享受的表情,方三月下半身被触动般,缓缓地摆动起来。小辰睁开了眼睛,带着鼓励地笑意望着他。被她黏滑细腻的嫩肉唾液包裹着,每一个动作方三月的阴茎都拉扯着丝丝晶亮丝液,在小辰口中交织出淫秽图样。加快抽进再拔出的动作,都不断挑起小辰更深层的慾望。

『呜 …只要是小月 …什幺都可以哦 …』

口中完全被阴茎塞满,小辰含糊的语意,还是轻易被方三月理解了,开始以抽插小穴的方式折腾小辰的口腔嫩肉。被顶撞着咽喉,小辰满是淫慾的黏稠啧啧作呕声满布着女厕。泛起红晕的脸颊被她吸得凹下,双眼已被阴茎顶得只剩迷离慾望。

在小辰努力的吸吮中,早挂在方三月面前的数字74,奇蹟似的减了一个位数,洪水似射进咽喉的炙热精液,在小辰口中不断传出的吞嚥声中,滑淌进了食道后,奇妙地消失了。而刚射完精液的阴茎,一下子又恢复成了胀出血管的慾求不满状态。

『小辰,妳好棒,我还想要。』

被回填的精力,慾望也再次灌进了身体里,没等还在感受着快感的小辰反应过来,方三月直接拉起坐着的她,按在了隔间门上。一鼓一鼓的龟头,忍受不住地轻轻拨开小辰沾满自己爱液的阴唇,探进了小穴内。感到下体有东西进入,回过神的小辰惊讶的喊道:

『啊 …才射完就要进来 …等 …好 …好大 …啊 …』

『哦呜 …好大 …叔叔 …我没被 …这幺大 …弄的 …哈 …』

她想说的话,被自己的呻吟声给淹没了。

缓缓动着只插进一半的阴茎,他关心地望着小辰的表情,必要的话,还是以不弄伤她为前提,才好完成这次的任务。

原本就湿润的小穴,在阴茎的带动下渗出了更多爱液,啧啧爱液挤弄声在小穴中不曾停过。小辰的娇喘声越来越大,甚至主动迎合着方三月的阴茎,前后摇晃起臀部。他见小辰準备好了,在她将臀部往他来时,突然一口将阴茎插到了底。

『小辰 …好舒服 …叔叔 …好深 …小穴 …到底了 …』

小辰尖声浪叫声突然响起,方三月也回应起她的期望,大幅度摆动着腰部,拉弓似的,阴茎每下都在蓄力后顶进小穴的最深处。

『哦 …哦 …小月 …用力 …好 …还要 …』

再也没有人理会称呼,小辰只是不断喊着,想要更多,希望更深。

『啪啧 …啪啧 …啪啪 …啪啪啪 …』

被紧紧裹住的阴茎享受着小辰身体的温度和柔软,方三月卖力地摇动着腰部,他完全不用在乎体力的问题,完全沈浸在插穴的快感,还有更多的快感等着他和小辰。

也不知插了多久,在终于受不了龟头喷发的射精感,深深插进小辰穴内,在小穴内放肆的射出涂抹。双腿无力支撑不了不停被快感奔袭的身体,小辰受不了跪在地上,微张的嘴不断喘着气。抬起冒着汗水的红润脸颊,满足地笑道:

『你 …干得人家 …腿都软了 …』

『…你 …怎幺又硬了 …』

『隔壁的 …好像 …』

没等她话说完,方三月将黏腻的阴茎,塞进了小辰的小嘴里。清理似的在她嘴里进出,又开始小辰嘴里的另一次肆虐,现在的他,是有着用不完精力的性兽。